不拍抗日神剧和伪历史剧,一场戏全是替身

现在的小鲜肉们厉害了,几周速成一部长篇连续剧,拿张脸出来交给电脑一年就能挣几个亿,厉害程度可以用“拳打葛优,脚踢陈道明”来形容。

最近,一则热帖《表演,一个正在被毁掉的行当》在朋友圈成为焦点,再次刷新人们对国产剧表演的认识底线。全国政协委员、戏骨陈道明在两会间隙受访时,也就演员的职业操守和文化底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其实深扒而言,“神剧黑科技”“替身演戏”只不过是影视产业深层矛盾的表层“怪现状”。

图片 1宋丹丹近期关注“小鲜肉”艺德话题。中国青年网记者
李拓 摄

文/韩浩月

扬子晚报记者 张楠

北京3月15日电
天价片酬、不会演戏、爱用替身……近日,关于“小鲜肉”的争议屡见报端,资深导演、前辈演员和著名编剧纷纷站出来,指责其对国产电视剧行业的破坏。那么,“小鲜肉”这个锅背得冤不冤?

编剧宋方金去了一趟横店,在酒店大堂喝咖啡时,偶遇了一位表演界的前辈,两人聊了一些影视行业内的事。

怪现状 1

“小鲜肉”最早是指年纪轻轻的男演员,随后逐渐演变为粉丝众多的年轻偶像的代称,也有人给这类艺人起了一个新名字——流量明星,因为有他们的地方,就有话题和流量。

您知道的,人在这样的非正式场合,又以聊天打发时间为目的的交流,最容易说真话。表演界前辈对编剧宋方金说了许多话。看完了经过稍微加工后的聊天记录,我发现他们说到的小鲜肉演员们,正在变成一个时代传奇。

“包子雷”“蔬菜雷”又霸屏了

编剧宋方金最近在一篇名为《表演,一个正在被毁掉的行当》的文章中详细曝光了“小鲜肉”的种种事迹,包括演戏用替身、不背台词、迟到早退现象严重、拿天价片酬等。

图片 2

最近,抗日神剧又出没江湖,继手撕鬼子、会转弯的子弹等一系列逆天神技后,《敌后便衣队传奇》又被爆出“包子雷”“蔬菜雷”情节,能吃的包子、胡萝卜、黄瓜、辣椒都成了炸弹。吃一半、炸一半的“黑科技”惊呆吃货。抗日雷剧不仅对抗日题材电视剧造成较大的负面影响,更是危害整个社会文化。

图片 3
宋方金在文章中揭秘替身真相

这是一个不缺传奇的时代,在社交媒体上,常有一些被证实的新闻,不断刷新我们对逻辑、规则、常识等方面的认知底线。对这些新闻,我们不禁啧啧称奇,然后慢慢习惯;再然后,就有了更高的胃口,一般的搞怪事情,已经难以打动我们那颗见怪不怪的心了。

怪现状2

其中最让人震惊的是,当红的“小鲜肉”们,往往只有15天的时间拍摄一部剧,因此剧组所使用的方法则是所谓的“表情包表演”,“表演各种角度,各种表情,需要四五个环境变化时,要不对着天拍,要不对着大树,要不对着个墙,把他的脸拍完,剩下的场景都由替身完成”。

说实话,宋方金的这次“卧底”所带来的信息,并没爆炸性,并且《表演,一个正在被毁掉的行当》里面有些说法,比如一部戏小鲜肉就拿走了一多半制作费,文替和扣像演出之类,也有待再考证。他的这篇爆料之所以获得“十万加”,主要原因在于,文章以“秘闻”式的口吻,叙述了诸多细节,愈加让人相信:小鲜肉已成影视行业“祸害”的说法,并非无中生有,而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表情包表演、替身演戏当道

这篇文章犹如一枚炸弹,立刻在影视圈炸开了花。

在人们眼里,表演是个严肃的行当,在葛存壮、秦怡等当红的时代,大家都觉得,他们年轻时是演员,是明星,但无论名气大小,最终都会奔向“人民艺术家”这个称谓去的。

之前小鲜肉“抠像”“替身”等消息传出成为笼罩业内的雾霾,而编剧宋方金最近受访扔下的“炸弹”坐实了这些传说。宋方金说,如今仗着一张脸和人气的“鲜肉”演员们,在剧组使用“表情包表演”方式,把他的脸拍完,剩下的场景都由替身完成。最惊人的是,“有一场戏拍的是大全景,拍戏的三十多个人,全部是替身,没有一个是正身。”不光是“鲜肉”演员在组的时间极少,演员们之间也从不交流。

紧接着,宋丹丹、陈道明、张国立、濮存昕、奚美娟、崔永元、陈凯歌都针对“小鲜肉”现象发表意见。陈凯歌更提到,要以内容为王,才是对观众最大的尊重。

图片 4

陈道明:有些演员缺乏正确的历史观和职业观

图片 5著名导演陈凯歌受访时表示,“我只能做品质电影,始终相信内容为王,这才是对观众最大的尊重。”
来源:新京报 记者 侯少卿 摄

等到了葛优、陈道明等走红的时代,虽然“人民艺术家”的说法提得很少了,但也极少有人批评他们只认钱。现在的小鲜肉们厉害了,几周速成一部长篇连续剧,拿张脸出来交给电脑一年就能挣几个亿,厉害程度可以用“拳打葛优,脚踢陈道明”来形容。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抗战剧娱乐化倾向的不断规范,导致大量抗战剧转为审查环境较为宽松的地面频道播出。据统计,2016年,18个省会城市地面频道电视剧收视率TOP5共90部剧。其中,抗战谍战、军事斗争题材达到55部,占比高达61%。大量播出需求直接导致对这类题材剧目的“过度开发”,在市场不断要求创新的情况下,以民间逻辑对抗战进行演绎难免不触雷。

宋丹丹爆料称,曾有两个明星为了攀比,坐在车里迟迟不愿进组,“在他们看来,谁先来就是谁腕小”。陈道明则看不惯“小鲜肉”们所谓的“敬业”,“手破了,摔伤了,冬天在水里头,夏天穿着大皮袄,你就是干这个的,你的职业就是这个,现在还把它当成敬业了,演员就应该吃这样的苦”。

读宋方金文印象最深的一个细节是,一场戏三十多个人,演员们都不在,念念有词的,飞檐走壁的,全是替身演员、跑龙套的。演员去哪了?演员们正在对着空气对着墙壁对着绿幕奋力创作……

陈道明在两会期间受访中透露,有些剧自己是拒绝的,比如抗日神剧、伪历史剧。“它不光是一个电视剧的问题,牵扯到一个正确的历史观问题,我想90后、00后、10后,将来看现在的抗日剧,是不是认为抗日就是那样,穿着皮大衣,拿着驳壳枪,男的像潘安,女的像柳如是。”陈道明说,“这个只有靠行业的文化自觉,我作为我们演员,提高自己的鉴别意识,文化觉悟一点点提高,辨识度一点点提高,这得需要多漫长的爬坡。”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宣传透露,某位从海外归来的“小鲜肉”一部剧片酬破亿,另一位演技备受诟病的女星片酬高达8000万。她感叹说:“水涨船高,连一些稍微在影视圈崭露头角的新人要价也是非常吓人,你说成本怎么可能不高?”

这个细节,生生能让人读出唐传奇、明清话本的味道。想想观众们在荧屏上看到用这种方式生产出来的产品,不禁对这些观众产生深深的同情。

而对于小鲜肉现象,陈道明说:“我觉得问题出在,他们没有一个正确的职业观,你是干这个的,你拿的就是这份钱,人家清洁工早上4点起早,你还在被窝里,怎么说呢,你的职业就是这个,然后还把它当作敬业,你演员就应该吃苦,就应该吃这样的苦。”

然而,在制片人谢晓虎看来,随着经济的发展,电视剧产生了巨大的经济效应,演员挣几千万,剧方还能挣几千万,人心很容易膨胀,“如果让‘小鲜肉’背黑锅,我觉得有点太冤了,因为现在很多演员都有一些不被人接受的素质”。

不少人说小鲜肉出演的电视剧是“垃圾”,但与其责怪小鲜肉,不如说他们验证了一个行业的堕落:以次充好,粗鄙无趣,肤浅浮夸……

可怕的是产业链上环环都在失灵

图片 6资料图:陈道明也十分关注“小鲜肉”现象。中新社记者
富田 摄

谁能治治“替身演戏,明星拿钱”的现象?

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电视剧创作风气的败坏,不只出在演员的问题上,而是整个产业链上的每一环都在失灵。这两年市场迷信‘鲜肉’演员和‘流量明星’,早已从编剧中心制、导演中心制变成了演员中心制。”

谢晓虎告诉记者,在一年间拍摄的国产电视剧中,能播出的有200多部,其中能够在湖南、江苏、浙江、东方、北京卫视这些重要卫视播出的仅100多部,“‘小鲜肉’也就20多位,一个人不可能一年拍5部戏,所以大家都在抢他们,也就成了稀缺资源”。

图片 7

首先,剧本没那么重要了,拿目前最火的IP剧来说,文学基础就相对较弱,虐恋、狗血情节堆积,剧本改编的时间又短,套路在所难免。不背词对着镜头说一二三四的女演员都成了《欢乐喜剧人》的小品素材。“现在不会背词有副导演提词,没时间出镜有替身代替,只要关键戏份时演员露脸了,就万事大吉。”宋方金说,一部演员没演技,中远景戏份全靠替身,“水剧”、烂剧,就这样在众人的“合力”中诞生了。编剧余飞则认为,追求短期变现的投资方,将“大IP”“小鲜肉”和“高收视”“高流量”进行捆绑,反正收视率和网络播放量都可作假,剧烂不烂,谁关心呢?

“‘小鲜肉’的档期紧张到这部戏下了最多休息一天,就继续进组了。因为他们一天的收入是200万到300万的价格,怎么可能闲着呢?所以我觉得这是市场决定的。”谢晓虎如是说。

不是业内前辈,他们自己也顺应潮流,纷纷用上替身了。也不能指望有关管理机构,他们在五花八门的影视乱象面前,也是无计可施。

著名编剧汪海林近年来多次炮轰“小鲜肉”的艺德,他认为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原因,是资本压力下,剧方对作品质量的要求越来越低,导致了“小鲜肉”中心制的模式,“‘小鲜肉’拿走了最大的预算,大大压缩其他演员收入的空间,产生畸形薪酬结构”。

说来说去,能真正改变行业风气的,只能靠观众用脚投票了。但想想观众们也不容易,每天劳累忙碌,能有空喘口气的时候,看看小鲜肉们生产的速食精神食粮,获取一点满足与愉悦,这个权利也不能说不存在捍卫的理由。

“小鲜肉”、粉丝和播出平台,谁才应该“背锅”?汪海林认为,“小鲜肉”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毕竟粉丝对偶像是无条件崇拜,但其责任是次要的。在他看来,播出平台的责任也非常大,“他们只要流量,甚至参与炒作,目前有演技的演员在炒作空间上不大,有颜值的反而比较容易操作,所以变成这样的模式”。

唯有一声叹息,只能等待时代的车轮缓慢转动,碾压一切事物。一百年后,在娱乐史上看看有哪个小鲜肉能留名,如果有的话,可以考虑给他树立一个纪念碑。

宋丹丹早前受访时也认为,年轻明星自我约束不强并非自身原因,很大程度上由市场造成。制片、投资人需要影片有市场,不论年轻明星演得如何就出很多钱请他们来演戏,“年轻的孩子遇到那么多钱怎么能把持自己?谁来告诉他们价值观?谁来告诉他们什么是德?”

如何才能改变这样的现状?汪海林建议,应该采取综合治理,一方面播出平台不应该盲目追星,要有文化责任,另一方面要对经纪公司加强管理,“最重要的是,要对年轻演员进行职业道德培训,要让他们知道把戏演好了才光荣,而不是助理多、保镖多、坐头等舱、住五星级总统套房就光荣,只会摆Pose做表情是可耻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