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问是被李小龙救活的,我不算狠毒

虽然一早已经知道了故事情节,可看到赵嫣然被打死的那一刻,血压还是忍不住升高了。怎么就给她一枪呢?她怎么中了一枪就断气了呢?编剧太仁慈了,要是换了是我,那一定要按照《电锯惊魂》的做法,先割了她的舌头,挖了她的眼睛,挑断她的手筋脚筋,而扔给日本人做慰安妇。她不是想做日本人么,她不是想做汉奸么?那就成全她,她在不尽的高潮中享受快感,在波涛起伏的快感中得到灵魂的生活。结局呢,她要得梅毒,要死的很痛苦,要生不如死,象那些被她折磨的人那样痛苦。

影片的内容没有什么太多值得评述的。除了棉花厂人人练咏春那段让我想起了“少林足球”和《破坏之王》里吴孟达响亮“人人有功练”的口号,其余部分几乎就是一个精武英雄陈真的Again版本。
霍元甲死了,陈真也死了,N多武功高强的抗日侠士们都死在了日本人的快枪之下,叶问怎么没死?
   那么多日本宪兵队的枪瞄着,难道还打不死一个叶问?南京城屠杀了30万,难道擂台外的上万佛山群众演员就能吓住日本人的屠刀?难道日本人的枪里只有一颗子弹,不能再给他补上一枪?
   总之,叶问活着是一件很离奇的事。仔细想想就只有一个可能,叶问是被李小龙救活的!叶问这部电影也是!
   叶问有着诸多的头衔,但是毫无疑问,现在大家知道这个人,绝大多数是因为他是“李小龙的师父”这个头衔。只有被人知道的事实才是事实。对99.9%的人民大众来说知道叶问,只不过是因为“李小龙师傅”这个概念的炒作。香港的武术协会太过于遥远,抗日英雄太多,这有李小龙才是唯一的。
    也许导演很想将狗血继续下去,很想让日本矬子一枪将叶问打死,可是他不能,指着万人坑说南京大屠杀是杜撰,这样“硬改历史”的本事除了日本的政治家,中国导演很明显还没有这个能力。因为全中国的观众在媒体轰炸后都知道了一件事“叶问是李小龙的师傅”。所以导演不敢这么做,他没有日本政治家们的勇气。人死了没法向观众们交代。但是什么事也没发生也不行。人喜欢看热闹,鲁迅笔下的血馒头,巴黎圣母院前的绞刑架。架打完了,人就散了?这样一场比武怎么能称之为荣誉之战。谭嗣同说过革命不能不流血,所以血一定要流。大家顶着日头看杀头,不流观众们会造反的。当叶问就要安全下台的时候,没看见所有人都已经在挥拳抗议了吗!
所以枪一定要开,但不能把人给打死,于是考验日本矬子们枪法的时候到了。
所以就有了这样的结局:在叶问被打了一枪之后,离心脏还差一点的时候。翻译官就积极的冲上去,并且让叶问早早躺下装死。群情激愤的大众、倒在血泊中的英雄、黑洞洞的枪口和大狼狗。一切煽情的道具都有了,戏到这里也就差不多了,所以最后春秋笔法,屏幕一黑一行字就把叶问给就到了香港。

二战期间,一支部队在森林中与敌军发生激战,最后两名士兵与部队失去了联系。

我知道上面的这些想法太过毒辣,但对于那些坏的不可救药的人,一定要采取特殊的方法,要以暴制暴。鲁迅老爷子说,要痛打落水狗。要我说,不但要痛打,打死了还要烤了吃才好。

这两名士兵之所以在激战中还能互相照顾,彼此不分,因为他们来自同一个小镇。他们在森林中艰难跋涉,互相鼓励和安慰。十多天过去了,他们仍未与部队联系上。幸运的是,他们打死了一只鹿,依靠鹿肉,又能度过几日了。

也许是因为战争的原因,森林中的动物四散奔逃或被杀光,除了那只鹿,他们再也没有看到任何动物。仅剩下的一点鹿肉,背在年龄较小的那位士兵身上。

一天,他们在森林中遇到了敌人,经过一番激战,两人巧妙地避开了敌人。就在他们自以为安全的时候,只听一声枪响,走在前面的年轻士兵中了一枪,幸运的是仅仅肩膀受了伤。后面的战友惶恐地跑过来,害怕得语无伦次,抱着伙伴痛哭不止。

晚上,未受伤的士兵一直念叨着母亲,两眼直直的。他们都以为自己的生命即将结束,身边的鹿肉也没有动。谁也不知道,他们那晚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第二天,部队找到了他们。

事隔30年,那位受伤的士兵说:

我知道是谁开的那一枪,就是我的战友,他去年去世了。在他抱住我的时候,我碰到他发热的枪管,但是当晚我原谅了他,我知道他是想独自占有鹿肉活下来,我也知道他活下来是为了他的母亲。

此后30年,我装着根本不知道这件事,也从不提及。战争太残酷了,他母亲还是没有等到他回家。

战争结束后,我和他一起祭奠了老人家。他在他母亲的遗像前跪下来,请求我的原谅。我没有让他说下去,我们又做了二十几年的朋友,我没有理由不原谅他。

一个人,能容忍别人的固执己见、自以为是、傲慢无礼、狂妄无知,要靠极大的心量。受不了恶意诽谤,纠结于此,只能对自己造成致命的伤害。

以德报怨说着很简单,但与其说是回归仁慈、友善与祥和,不如说是放过了自己。

大多数人际关系中,痛苦往往来自于身边最亲近和信任的人,伤害了自己。

但真正的问题是:

即使事情已经过去很久,受害者都还记忆犹新、反复回味……

于是,当意识聚焦于痛苦与怨恨时,自然失去了向前看、拨出泥淖的力量。结果楞是让别人的一次过失,惩罚了自己一辈子!

是啊,干嘛不放过自己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