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父的情爱,款待光临寂寞城

這就是我。 隔了很久了,來補充一次影評。

此文只用於抒發我個人從此電影裡獲得的共鳴。嚴重劇透。
看電影一直不喜歡哭的人,最近更是把自己繃得很緊。一直聽到對這部電影的好評,大陸翻譯片名《摔跤吧!爸爸》,港版片名《打死不離3父女》。香港片名似乎更注重父女情,但是有點淡化摔跤這個主題。
這一年來很想家,可能因為一個人在外地工作真的很累很孤單。但是因為自己一年前一直在跟女生交往的關係不想跟家裡交流太多。畢竟不是一個善於撒謊的人,怕一不小心就露餡。且也不想存心隱瞞父母,只是覺得時機未到,且一直不確定這個女生是不是想一輩子走下去的人。終於在最近分手了,憋著哭不出,準備去電影院發洩一下感情。
電影開篇一直是喜劇調調,全場笑點不斷。阿米爾大叔全身腱子肉出來的時候真的有帥到,兩個女兒也超級可愛,表哥全場被打。。這個節奏一直進行到intermission的時候(一般印度電影都較長,所以有中場休息)。大女兒進了體育學院,開始接觸外面的花花世界,身邊的人都叫她放鬆一點,不要太拼。自己也開始忘記父親的教誨,覺得外面的才是最好的。回家被父親當眾教訓之後還把父親狠狠地摔了一場。兩父女心結種下,開始冷戰。女兒決絕地從家裡走的時候,連頭也沒有回,剩低父親在閣樓上遙望她的身影遠去。沒有父親在旁指點總結,輸了所有比賽,還覺得無所謂。二女兒說,“我還記得你第一次輸比賽時整晚睡不著覺,現在妳連國際比賽都輸了,可是我至少從表面上看不出來你的沮喪。”最後還是在妹妹勸說下給爸爸打了電話。
鏡頭轉到另外一端,也是讓我淚奔的一端,因為我從來都只從自己的角度看事情,從來不知道在電話另一端的爸爸的心理路程,表情,行為。。那一端爸爸坐在沙發上,表情凝重。媽媽說,“吉塔輸了”。爸爸紋絲不動,但表情表現出了擔憂,並不是失望。她擔心女兒。這時電話響起,媽媽讓他來聽,爸爸掙扎了一分鐘(女兒和媽媽也拿著電話一分鐘),這段時間的心理活動肯定特豐富,最後爸爸還是接了電話。而電話那頭,女兒叫了一聲爸爸後,只剩失聲大哭。
就那麼一通沒有言語的電話,兩父女心結就此解開。這一個嚴格的教練,也還是柔情的父親,是在女兒熟睡的時候為他們按摩的慈父,只是不能在女兒面前展示出來。
於是他立即到女兒集訓的城市租了一間小房子,繼續了對女兒的魔鬼訓練。“你明明是只老虎,非要訓練你做大象,最後又不似虎,又不似象。”一針見血,雖不好聽,但迷茫的女兒醍醐灌頂,茅塞頓開。“你的教練只想拿獎牌,而我要妳拿金牌,如果妳拿銀牌,都沒有人記得你。”女兒其實也是有野心的,她懂爸爸在說什麽。我爸對我傾注希望,要我拿一百分,做全班第一名,我覺得壓力很大。大了以後跟朋友聊天,他們卻都說,我倒希望我爸這樣,一般爸爸不會給女兒這麼好的教育,在那個年代。電影中作怪的女兒們第一次自我覺醒也是因為一個閨蜜嫁人時的一番話,“我倒是希望我有這樣的爸爸。女兒一生下來就學家務,學做飯,等到14歲就嫁出去,擺脫負擔。至少你們的父親是為了你們好,是想要給你們一個未來,一個選擇的機會。”
事件被學校發現,爸爸一個大男人竟然在校長面前留下了淚。要怪就怪他們有一個瘋狂的爸爸吧。可是沒有這個瘋狂的爸爸,我又如何會走到今日。“我能贏比賽,全是因為我爸爸。”最後一場比賽,吉塔在佔下風情況下,看不到做為自己精神支柱的爸爸,幸好他們之間的信任沒有讓她覺得是因為爸爸覺得她贏不了而沒來。他想起小時候爸爸訓練她時叫她跳水,溺水的一刻,爸爸大喊,“爸爸不可能永遠陪在你身邊,關鍵時刻要自救!”吉塔用盡平生所學,拋出了一個漂亮的彩虹。
這每一個情節我都可以在自己的父女關係上關聯到。從小爸爸在外地工作,但每次電話,生日賀卡,從來沒漏過,我也覺得我們精神相通。這樣的生活持續到了16歲我提出想去國外學習,我爸問我為什麼,我跟他說了自己的想法,他也認真而尊重地聽了。當天就約了朋友出來吃飯,因為他兒子要去英國留學。當場我爸就拍板,要出去就早一點,去當地熟悉環境準備考大學。說真的,現在想起來,這並不是一筆划算的投資,5年200萬,若讀研究生就更多了。很多人留學回來也是一個月幾千的工資。雖然我在香港工資上萬,但並存不下來錢。因為覺得自己一個人也能搞定,就開始自傲,覺得自己的想法都是對的,父母的不用聽。我在吉塔去體育學院的那段日子看到了自己。我並不是說我賺的錢不可以拿來歡愉享受,我爸媽也理解我壓力大需要放鬆的合理消費。但是有些錯的東西就是錯的,永遠都是錯的。當我不節制的時候,就是錯的。喝酒不節制,花錢不節制,談戀愛不節制。我現在聽懂了那些“沒說出來的話”,是平衡之道。當然我的前女朋友也有教給我這一點。我在初次出國的機場裡,對自由無比興奮,頭也沒回。而我爸在送別的晚餐上哽咽流淚。我在國外買買買,花光了錢向家裡要時,我媽使勁教訓我但還是給我錢,但我爸只在電話這頭嘆氣但什麼都不說。我剛進大三知道自己不想讀研究生但工作又沒著落時,我爸在電話那頭失望透頂的語氣。我這麼多年來,一直很怕令他失望,所以為了怕聽到指責和擔憂,不願意過多交談。但我現在要學會去享受,因為這就是父親有限的表達愛的方式。我永遠不可能期待他像我媽一樣嘮嘮叨叨。他會觀察我很久,然後用他觀察的證據給我發一次很大的火,我永遠都反駁不了,因為我知道他罵我的時候,一般我就是真的做錯了。當然,個人選擇追求這些我還是覺得相信自己比較好,有時父母也需要教育。比如我會跟爸媽講香港其實並沒有那麼排大陸,大家應該心平氣和了解對方看法。我也會講同性戀不是一種病,現實中很多同性戀朋友都做到很高層,而且比直男nice。
真正的緩和是在大學畢業後英國旅遊期間,我終於找到了工作,用心安排了整個行程。父母終於覺得我長大了可靠了,說話想東西也挺有道理。電影結束是這樣的,“爸爸終於講出了十年來我們一直想聽到的話-我很為你驕傲。”我爸也終於對我放心不少。但還是整天擔憂我的人生大事,雖然覺得很煩,但對於一個有著不善言語的父親,整天任性做了錯事還不自知的女兒來講,這已經很幸運了,難道一定要搞到再有心結嗎?看了很多嚴父的故事,他們雖然嘴硬,但是會在關鍵時刻支持自己的兒女,甚至是犧牲自己,甚至是與別人翻臉,甚至是有不舒服不開心都讓家人別告訴你。他們想要的,只是你能沒有後顧之憂地,在外面闖,實現自己的夢想,打拼出自己的世界,這樣他們的犧牲才有價值。所以最好的報答不是回老家,而是妳自己明確方向後,努力堅持地(我是說很用盡全力的那種)完成自己年輕無知時脫口而出的大話,因為你的父親,會把他們記得很牢很牢,然後用他們自己覺得最好的方式去支持你。你可以不贊同,那就去溝通,但你要尊重他們的努力與嘗試,因為妳做父母,可能並不見得會更好。
獻給愛我的爸爸。

“在像這樣的地方,這麼大的城市,總會讓你迷失,身處這種喧囂中,人們往往意識不到自己是孤獨的”
“我一點也不好,Ada,我從沒忘記過你,我從沒想過會這樣,我一無是處,一切都一團糟。你真的已經放下了,還是在報復我呢?你在微笑……這是真的嗎?我從沒想到一切會這樣。我們剛分手后,我感覺就像小鳥一樣輕快。你以為是為你,還有我自己做了件好事。直到極細微的一件小事完全打亂了我的生活。那天,你的一個小小的髮夾,對我發出了嘲笑聲。就是那個清晨,我才意識到我失去了你,和許多其他的東西。你再也不在了,我再也不會和任何人一起生活。生活在繼續著對我的嘲笑,我總是看到與你相似的臉龐,聞到相似的味道,聽到相似的聲音,或者只是我的感覺,我不知道……知道嗎?有一天你掉了的那個髮夾,後來你一直不知道在哪兒,它現在仍在我的口袋里。(我很好,真的很好。你的店現在已經變成房產中介了。有一天我路過那裡,我正好有事要去那邊)不,Ada,這是謊話,我常去那條街上看一眼,然後想像著一切還是曾經的模樣。我呆呆地站在那兒,想像著你坐在裏面,在創造著你的‘小英雄’,我欺騙著自己,試著去安慰自己,Ada……”
“就在跟你分手之後我去看了她,去看了你出生的那幢房子,去了你童年時的那個小鎮,親愛的,你母親陪我做了一次旅行,回到你的過去,我讓她發誓永遠不會告訴你,她遵守了承諾。我看到了你從小長大的房間,你曾睡過的床,親愛的,我想像著你童年時的畫面。你曾經就在那兒,並不知道某一天會遇見我。我想像著你躺在我的膝上,我給你講故事,你便長大了,一個在我心裡的故事。你知道我多喜歡這個故事么?我為它寫下了一個幸福的結局。我和你一起坐在那個屋子里,沒有說話,你安靜地坐在我身邊。那就是結局,是另一種生活,裏面只有你和我,你看著我,眼神藍色但不狂亂,我們沉默不語。另一種生活里的另一種幸福結局,那是應該屬於我們的結局,我們的故事就在那兒的某個地方,它會永遠陪伴著我,因為那是我唯一的支撐。這樣一個人的味道就會永遠保持不變,我有點驚訝。我拿走了一間屬於你的東西,一張唱片,Arda
Karde的《童話》
,如果你有一天回去,你永遠不會知道那張唱片為何會不見了,而Muzeyyen也不會告訴你,我們不會讓你覺得滿足。我還保留著你的唱片,但你不會知道。當我閉上雙眼時,躺在我懷中的也是你,而不是別人,但你不會知道。”

電影是一個人去看的,觀眾很多都是情侶,很嘈雜,但到一半的時候,似乎總有抽泣聲。終場時,看到曾志偉抱著阿樂時,壓了一整場的淚水終於決堤,燈亮的那一刻,直直的望著屏幕讓眼淚自行滑落,然後抱著頭用力抽泣,冷靜之後,起身離場,沒人提醒我離開,也沒人詢問我什麼事,我很感謝。真的很感謝。盡管我早已不在意,但真的很感謝。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单 瓣 双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不可否認,無疆行走總是讓人振奮,這是一種逃避心理,不管是對歷史、壓迫、法律,還是煩人的義務,絕對的自由,道路總是向西延伸。”
“我們總是貪婪索取,得寸進尺,欲壑難填,碌碌俗世,光怪陸離,沒有我的存在,希望你不會寂寞。當慾望多過需要,當索取多過需要,你會變得貪得無厭,當索取多過需要,就得要更多的空間存放,社會你是瘋狂的溫床,沒有我的存在,希望你不會寂寞,碌碌俗世,光怪陸離,沒有我的存在,希望你不會寂寞。”
“自然的力量並不會偏袒人類”

離異家庭,初中時不學好走古惑,仿佛和扎職裡一模一樣,也是為了保護媽媽,不同的是,媽媽一人分飾兩角,幾近崩潰,從小被打到大,直到我的青春期,開始冷暴力,開始各種不理解,我患上了躁鬱症。
比任何人都理解他。發病的時候我拿著菜刀對著母親,腦中一片混亂的把自己的左手中指砍了下來,醒來之後看著醫院的天花板內心一片空白。出院後,媽媽態度變了一個人,我也更能體會兩代人的溝通與精神疾病給我帶來的苦痛,我不再吃藥,不再用任何東西麻醉自己,回到家一巴一巴的把自己打醒,告訴自己要做什麼,蹣跚的走了出來,努力的賺了第一份金,有了真正的朋友,也學會了真正的溝通。
在電影院看著阿樂的時候,我幾次咬著牙關不讓自己發出聲音,我並不覺得壓抑,

一個人要有多寂寞,才會在幸福面前確然止步,才會截然放棄手邊的幸福,繼續轉身一個人走下去,以為原先的寂寞才最安全,只是偶然之間,才會驚覺寂寞已經變形了,變成了痛苦的黑洞,吞噬著自己所有的力量。
一個人要有多寂寞,才會脫離人人豔羨的生活,放棄自己的身份和光鮮的生活,背上背包,更名換姓,在塵世間遊走,不為任何人或事流連,和空氣對話,寫沒有人看的日記,最後在日記上寫下“原來分享才會幸福”,然後看著藍天微笑著離開人世。

我只覺得感同身受,我內心無數次對著阿樂吶喊,兄弟,別讓看不起你的人永遠看不起你,別讓愛你的人失望,也永遠別害怕爬起來,哪怕跪著,也要走出去。

他很想要那個玩具,魂牽夢縈,那一瞬間,覺得只要得到那個玩具,自己就會變成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於是他諂媚哭鬧可謂絞盡腦汁用盡心機,而當玩具終於到手,把玩數日以後,他開始想,要是某天玩具丟了或者壞了,自己又會不幸福的,他開始擔心甚至懼怕,後來他想,只要自己先把玩具扔了或者砸壞,那樣它就不會丟了或者自己壞了。於是他把玩具丟到河裡,於是他找來錘子把玩具砸碎,他對著天空微笑,這下這份幸福就不會主動離開自己了。幾天以後,他發現自己更加不幸福了,他是如此想念那個被扔進河裡或者已被砸碎的玩具,他常常一個人走到河邊,期待奇跡出現。沒有奇跡。於是他只好繼續寂寞下去。
於是他只好繼續寂寞下去,并假裝那是自己的選擇且毫不後悔。

因為我們需要的光明,總不是吃著糖就能看到的。

他有很多玩具,滿屋的玩具,他常常躲在玩具屋里,聽著屋外父母的爭執打鬧,他漸漸地就不在乎他們打鬧得有多厲害,他常常看著滿屋的玩具,一個也提不起他的興趣。終於有一天他下定了決心。他一個玩具也沒帶,離開了家,離開了那個玩具屋,他覺得沒有玩具屋的他會得到更多的快樂。他走了很久,一路上遇到很多擁有自己玩具的人,他毫不羡慕,他覺得他真正的玩具在某一個地方等他,他從不猶豫,徑直向前,直到離開人世那一天,他心裡想的都是自己從前滿心逃離的玩具屋,才驚覺一直尋找的就在身邊。

因為不管多黑暗,願我們能履行我們的責任,成為太陽,溫暖寒冷的他們。

Alber的媽媽說的對,城市越大,心越容易迷失,人們卻意識不到或者選擇忽略自己心底的孤獨,偶爾尋找途徑宣洩,卻始終不敢也不願傾聽最心底的聲音。也許他們仍舊崇尚“孤獨的人是可恥的”那句話,卻不知道,假裝不孤獨,比起可恥來,那是多麼可憐。
這個年代的人們,仿佛都習慣了假裝堅強。在他們眼里,似乎脆弱、敏感、悲傷、孤單、寂寞都是可悲人生的關鍵詞,他們害怕被看穿,害怕被同情,無論去到哪裡,只要是在人群里,他們總是佩戴著那副面具,眼神空洞神情冷漠笑容僵硬的面具,他們以為躲在那副面具後面,自己就是安全的。有時他們能遇到那個可以讓自己卸下面具放下內心防備的人,卻因為慣性的怯懦選擇了離開。害怕改變,害怕被看穿,這是這時代多少人的心病。

我愛你,我的母親。

Alexander臨死前說:原來分享才會快樂。到了死前一刻,似乎突然對一切都釋然了,不再對別人苛求,腦子里想起的都是那些溫暖的時刻,如果人非要到離世那一刻,才能體會原本手裡的美好,那這一世是否已是枉活。然而,他在路上的狀態卻是令人羡慕的,一切隨緣來隨緣去,不刻意不執著不糾結,那一份出離心是那麼的難以企及。多少痛苦和悲傷源於慾望與頑執。想要的太多,捨不得放手,不甘心離去,不情願面對,太多的不捨和不服,鎖住了我們的心,也關住了我們的快樂。
Alexander這樣的人,看似生來便是寂寞的,他離最親近的人,亦是如此遙遠,然而,若非家庭讓他看到了太多一個孩子不應當看到和面對的景象,也許他會如父母所期待的一般,名校畢業,尋得一份令人豔羨的好工作,娶一個能力相當興趣相投的女子,組建一個家庭,養育兩個孩子,終此一生。仙去時兒女也許忙碌,也許都在身邊,也許抱一本書在午後暖洋洋的陽光裡安靜地離開。然而,已逝去的過往的另一種或更多可能性,永遠沒有人能夠知道。
當我們還是一張白紙的時候,我們無法選擇被寫上或畫上些什麽內容,是一絲不苟的嚴謹人生,還是色彩斑斕的塗鴉,甚或晦澀難懂的抽象線條,我們無法決定,每一張白紙都在命運的安排和周遭的影響之下,被動地被添加內容。有人說,有些人生來身體里便帶著不快樂的基因,倘若真的是這樣,是不是可以有一台檢驗基因的快樂占比的機器,在我們生下來時就告訴我們,你這一生,註定會寂寞,註定不快樂。

我的蠟燭。

人們在那塊名為利益的路牌指示下疲於奔命著,有多少人願意停下來,看一看路邊的風景,聽一聽身旁的聲音,還有多少人願意去百分百地相信另一個人,他們甚至會爲了金錢爲了利益傷害至親,他們甚至不敢相信自己所見所聞。有多少人,真的敢問問自己:你快樂么?這就是你想要的生活么?死的那一天,你敢對自己說一聲無悔么?

图片 1

高樓林立,彌虹閃爍,這些個寂寞的城市披著華麗的外衣,人們也紛紛用那些華麗來掩飾真實的自己,在心裡築起銅牆鐵壁。這個叫做寂寞的城市,居民越來越多,人們越來越不容易快樂,也越來越不敢面對真實的自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o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Alper
最後在電影院門口的徘徊,也在表述著他心底的不確定。究竟抓牢還是放手能夠讓彼此都幸福,表面是偉大的給對方自由,實質里,卻仍舊是不自信的自私。一個人,有多愛自己,又有多愛身邊的人,才有足夠的勇氣搬離這座寂寞城。
Alexander,也許并沒有意料到他會在這樣的時間以這樣的方式離開人世,然而,自從他燒掉證件在那個破舊的洗手間里給了自己一個新的名字以後,他的人生,成了一場真正意義的探險之旅,不知道明天在哪裡醒來,後天吃什麽,所有的一切,完全沒有可預見性。所以,其實可以說,他的死亡也符合他的選擇。

那麼,你快樂么?或者,你寂寞么?
你的感覺很熟悉,你也曾經或者正是那座城市的居民么?
那麼,你想要搬離么?還是寧願一輩子就這麼下去?
那麼,寂寞的人們,歡迎光臨寂寞城。

“不,沒有任何人在等我,我在撒謊。”
“我知道,親愛的,沒有人,永遠不會有人。你永遠只是在借,別人的孩子,別人的生活,別人的身體,直到還回去的那天,而你永遠只是一個人。”

“只有分享才能帶來真正的幸福”——Alexander Supertramp
“如果我微笑著,投入你們的懷抱,你們能不能看得到,我現在所見的景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