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却傻傻爱着他,我大四了

    今天下午看了电影,还是打算先写完自己的影评,在观摩其他人的吧。
    想起之前看的坑爹的毒战,泪流满面。
    从那个黑道千金一出场就喜欢她,果然大美女都是人妖(演员是人妖)。说起来她的命真惨,丈夫杀了她的两个哥哥,她爸杀了她丈夫,自己意外死于自己哥哥的小刀下,容我吐槽一下,那么小的刀、那么一划而过的伤口,没办法啊,编剧让你死的。更惨的是,五年的感情完全是一场阴谋。
    你说你一富二代,不去花你爸的钱,买车买表买包,周游世界,贩什么毒?!动什么情?!炮灰了吧?!这部剧这点三观不正,一边玩弄女性感情一边和自己的兄弟
‘情和义 ,值千金’! 虚伪!
我欣赏你,谨以此文献给傻傻爱着他的你。以下内容纯属YY,个人乐趣。
——————————————————————————————
我叫米娜,今年二十岁,我们家是做生意的。
    你问我做啥生意啊?也没什么,就是贩贩毒、杀杀人、卖卖枪、走走私。你问我怕不怕?不怕啊,习惯了呗。
    生在这样的人家,好处就是有大把大把的钱。过腻了花钱如流水情人走马灯式的生活,我有一种空虚感,感慨到穷得只有钱了,我这么说可不是炫富,我觉得那些炫富的人特傻逼,前段时间不是还有个什么美美的,那智商真让人捉急。
    于是,我就和我爸说想去学学家里的生意,我爸经不住我的软磨硬泡,便答应了,前提是让我大哥带着我。我心想就我大哥那废柴,典型的花花公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他自己不出差子就已经不错了。
    好,第一件事成功了,还有一件事,我深吸一口气,说“爸,你能不能换个发型?”在我爸毛骨悚然的目光中我灰溜溜的退出来了。得!你手底下小弟们议论你发型的事,还是不告诉你了。
    我想我有这么多钱,要是有一点点爱就好了。
    后来,我碰到他,一个警察,香港来的。
    枪林弹雨中他护着我,感激是不假,可惜啊,谁叫你一开始抓我来着,我们不是一路人。
    后来在悬崖上,当他的朋友抛弃他时,看着他,我想,原来是这种表情。
    “二选一”,我爸的拿手题,我的初恋男友选择了一千万,后来是我烧给他的。
    又走神了,被人用枪顶着可不好受,不过我知道他枪里没子弹了,陪他们演演戏么,无伤大雅。当我回过神时,一声枪响,他已经掉下悬崖,不用想,必死无疑,可是为什么我会有点失落。
    看着地上那两个活下的男人,啧啧,一个赛一个的黑!
    万万没想到,我又碰到他了,更没想到,我还救了他。这应该就是那个缘分吧。
    他留在我身边,慢慢进入家族。
    一次我问他恨不恨那两个朋友,他说不恨,谁做决定都很艰难。我又想问那你是恨我爸,最终没开口,“哼~”,我有些恶意地说:“你的朋友,在我们交易前打电话过来说你们有内鬼。”我想我这句话果然是一剑见血,伤到他了,他又沉默了,看到他这样,我又有点后悔,赶紧上前抱住他,“我会永远陪着你,只要你不背叛我。”
    一转五年过去了,大哥在香港被人杀了,爸爸派他去调查。
    他回香港了,他离开我了。
    在澳门时,爸爸告诉我是他设计杀了大哥,很奇怪,我并没有吃惊,甚至很冷静地说:“那就废掉他一只手好了,把他留给我。”我爸有用那种陌生的眼神瞪着我,我也毫不示弱:“或许你还想失去一个女儿。”
    他出现了,和那两个朋友冰释前嫌了,把我爸这边杀得那个落花流水,没有多余的一枪,行云流水,我都禁不住想鼓掌!
    他断了一只手,可枪法依然很准,脸色有点差、脚步有点虚浮,得,回去炖只鸡补补,加点人参啊、当归啊,得去西街那家买。咳咳,又走神了。想起他以前教我枪法,也像现在这样专注认真,不过那时经常走神,盯着枪一会儿,眼睛就没了焦距,失魂落魄的。
    三哥的刀从我腹前划过时,我想,如果我有孩子了,他会不会后悔,会不会放下一切。
    看着他倒下,我艰难的爬过去,拉着他的手,终于解脱了,我又开始走神了,在想,他对我说
我爱你,然后我们去清迈的普拉辛寺、去海边的度假小屋,我做饭,我洗碗,他手受伤了,就休息吧……

『文/玖见忆欢』

图片 1

图片 2

高考完,我曾经幻想着我要去武汉大学,那个我一直梦寐以求的国立武汉大学!实话讲,要是高考正常发挥,我的梦就不是梦,可是生活就是爱和我开玩笑,我只考了521分,最拿手的文综结果却门门不及格,我看着成绩,脑海里闪现着我早上4:00多起床读书的样子,晚上打着台灯在被子里写题的场景。痛苦到忘记怎么哭泣,作为一个河南的考生,我这样的成绩也只能上个野鸡大学了,突然感觉一件很神圣的事情在我心里变得龌蹉不堪,爸妈在成绩还没有出来之前就已经打算好请哪些朋友来吃酒,因为她们一直很相信我,我告诉我爸:“爸,酒不要摆了吧,我没考上一本,丢人!”“没考上又怎样,大学你总上的了吧,努力就行了。”我以为我爸会对我失望,看来是我太浅薄了!

                              始

我选了一所浙江的大学,痛苦总是暂时的,就算没上武大,但大学对我的诱惑是有增无减,报到那天我和二哥一起去的,我们是从郑州坐大巴过来的,哥哥晕车吐了一路,我可能是兴奋吧,没有晕的感觉。我哥把我送到学校,下午就走了,就这样我一个人,一座城,开始面对这陌生城市,开始我为期4年的大学生活!来学的时候交完学费,我就剩下两千块了,这些钱是要花半年的,因为我对我爸夸下海口,大学不用你养我,我自己可以!我想这句话,可能害了我,也可能救了我……

天阴沉沉,风飒飒,深不见底的悬崖边上一个素衣灼灼,长发飘扬的女子傲然而立,一双明亮的眼眸里承受着极致的痛楚,右脸从眼睛下一朵妖艳的曼陀罗花蔓延在她的整个右脸,肆意的盛开,美艳动人而又带着丝丝的死亡神秘气息,她的后面,一圈又一圈的士兵紧紧的包围着她,士兵们的中间拥着两个人,男子风姿卓然,女子甜美动人。

在军训中我获得了先进个人称号,在班委竞选中,我如愿当上了副班长,想当副班长是因为有假条在手,出入方便。本来我就听烦了那些照本念经的老师上的课,高中的时候我是硬撑着,现在我听到这种课,不过10分钟马上睡着,尤其是英语课,睡的流口水那种,不出所料,大学英语一挂科了,差一分及格。所以奖学金拿不了,党员当不了,我有时候就纳闷英语挂科为什么就不能成为共产主义的接班人,可能党的初衷不是这样的,只是实行下来就变成这样了。此时我求生的欲望大于了学习,因为如果在不兼职,我就要食言了,想想我考这样的成绩还问我爸妈要钱,太丢脸。

“夜姐姐,你还是赶紧投降吧,看在我们曾是好姐妹的份上,我会让凌哥哥留你一命。”陆嫣红靠着男人的胸膛,轻笑着。

我还记得我做的第一份兼职,本来应该是服务员,可后来因为多了一个人出来,我就被分配去洗碗了,那是一个五星级的饭店,第一次看到样式这么多的碗,我居然还有点惊讶,从下午3:00开始洗,洗的手都要变形了,当时心里想的就是忍忍吧,反正洗好了我就可以拿钱回学校了,直到最后洗完,我发现手机没电了,出来也看不到当时和我一起来的同学,这么豪华的酒店,我笨的连电梯都不知道怎么用!一个好心的保安把我带到了大门口。看到门口恩电子显示屏21:45拿着我洗了一下午,赚到的96块钱,第一次深切的感受到了生活的不易!

“夜素素,嫣儿说得没错,本王会留你一命的。”凌子尧剑眉微皱,眼里的沉着一抹复杂。

图片 3

“呵呵,留我一命?哈哈,真是可笑至极。”夜素素泛着泪,恨极的盯着眼前这一对世人所万般称赞的璧人。

别人有假期去旅游,而我的假期就是做各种兼职,快递打包,发传单,服务员,超市推销员,电话客服……期间遇到过无数人,好人,坏人,我也成功的兑现了我的承诺,自己养活自己,可是我原来所期待的大学生活呢?这些并不是,我想是不是我错了,可是暑假回到家发生的一些事情

她本是将军府府千金,夜素素,她有两个哥哥,她从小出生就与她人不同,右脸带有一朵曼陀罗花,且随着她年岁的增长,曼陀罗的花瓣渐开,因着这个胎记,外面谣传她是祸害,是妖怪,可是她的父母却因为这个待她如宝,哥哥也对她如千金捧月般,父母哥哥姐姐总是避免说到她的右脸,她知道他们是怕她难过,可是她觉得拥有自己的家人的爱就足够了,她不怕外面的谣言。她知道外面的人如何说她,所以她便时常待在府中,不曾出门。

“华华,你在干嘛呢?”我妈叫我,“你陪妈去买件衣服吧”“奥,好的,我来了”我骑着电瓶车带我妈,她坐在车后面跟我讲,“姑娘,你半年回一次家,你不知道家里发生什么了吧,我本来不想跟你讲的,你知道吗,你大哥前段时间跟你爸打架了,还说要把我们赶出去这个家,说房子是他的……”我急忙问“为什么和我爸打架?”“你哥问你爸要钱买烟,你爸骂了他两句,说他连孩子都有的人了,还一点本事都没有”我把车停下来问“打我爸哪了?!严重吗?!”“他掐你爸脖子……”后面的话再也听不进去了,我哭着说“他现在在哪,我现在就打电话告诉他,要是再敢动我爸一根手指头,我跟他拼命!”“华,你可不能跟他打电话,不然他会说我们告状,他这种人没有人性,什么事都做的出来!”“那怎么办,就让他随便打?”“他跟你爸道过歉了”我当时,甚至现在我都特别痛恨我自己,不能把我爸妈接到我自己身边来,我恨我没有本事!我恨我没有钱!其实我大哥以前不这样,大部分都是他那个爱钱的媳妇造成的。

可是,她终究还是偷偷出府了,而就是这次出府让她后悔终身。

“华,你这半学期赚了多少钱呀,你先借给妈点好吧,妈打麻将欠了别人几百块。”听到我妈说出这样的话,我整个人都抽住了,我却不知道说什么,我也不知道怎么拒绝或答应。“妈,你没钱还麻将呀?”“你爸又不给我钱,我自己的钱都拿来买菜了,好多菜钱都是我打麻将赢来的,这几天手气不好,借了人家钱,人家打电话在要”“300块够吗?”“够了够了”

图片 4

其实这些钱我想拿来给她买件衣服的。

她戴着面纱,与自己的丫鬟偷偷出府,可是在那天回来的时候,却在乌衣小巷里救了身受重伤的凌子尧,她将他安置在乌衣小巷子旁边的医馆里,三天两头偷偷去看看他,直到他醒来,因为他中毒伤到了眼睛,眼睛暂时失明,她照顾了他三天,他为了感谢她,送了她一块玉佩,之后她害怕被看到容貌,便偷偷的离开。她以为这是她与他的最后一次见面,以后也不会再相见了。

原来我想我做的那些工作都是错的,可现在看来我不仅要养活自己,还要再捎带一下我的妈妈。但这些事我肯定不能跟我爸讲,不想让他再担心任何事情。

她把信物弄丢了,无论她怎么找都始终找不到,可是后来她在皇宫的宴会里再一次遇到了他,他温柔对她说话,不畏惧她脸上的胎记,他说她在他眼里是最美的,她的一颗少女心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已经倾心了,她才知道他是当朝洛王凌子尧,他说他要十里红妆迎娶她,她一心信以为真,他想要什么她均为他取得,她求得爹爹让自己嫁与他,可是她却从来没有料到就在娶她的那一天,他的暗卫整个包围她的家,外面是皇家侍卫前来抓捕反贼的夜家人,她哭着喊着为什么,她才看到她的好姐妹陆嫣红一身嫁衣,若到这个时候她还不懂的话,她真的是傻子,她才知道他接近她只是为了得到她家的隐卫,得到令牌,他喜欢的不是一直都不是她,而是她的好姐妹。她从小便听爷爷说过夜家有一支隐卫,隐卫一出所向披靡,她笑了,她没想到所谓的爱她都是假的,都是为了得到夜家的令牌。

图片 5

她的爹爹娘亲,大哥均是习武之人,拼尽全力也要为她杀出重围,她看着他们为了她,身上遭受着一刀一刀,她哭着咬牙,趁机逃走,可是在她逃走的恍惚间,她看到自己的父母,自己的大哥,倒在血泊中,嘴里对着她说着:“快走,去找你二哥。”

为了多赚钱,我找了一份送牛奶的工作,因为这个工作和上课时间不冲突。从此我的时间从早上5:00算起,到晚上11:00。早上5:00起床,5:30骑三轮车去市场上取牛奶,然后一个一个放到每幢寝室楼下的牛奶盒子里。直到6:30工作好。买个早餐,赶上7:00钟的早自习。上完课有空就去找工作,室友几乎只有在上课的时候可以看到我,早上他们还没醒,我已经送了一车牛奶了,晚上她们睡着了,我下班回来。她们都说我太拼,甚至有人说我视钱如命,这些我都没有时间去解释,因为有些事情讲出来只能成为别人瞧不起你的理由。

图片 6

大学生活的花费是我意想不到的多,以前20块可以吃一天饭,现在打底就要50块,别再说买什么生活用品,还有那些护肤用品,我根本就买不起,我朋友都说我活的像个男人,连打扮的都像,在这个男女比例1:4的师范类大学,我的存在感就像浩瀚沙漠里的一粒沙子,几乎就像空气。我无数次在深夜里哭着睡着,我不敢跟任何人讲我的痛苦。但第二天还是要像个男人一样活着……我很庆幸我的乐观和懂事,要不是这些品质支撑,我可能会坚持不下去。

她二哥喜欢江湖,便一直在外,未能赶至她的婚礼,避免了这一次杀祸。她的心痛如刀割,若不是因为她,她的父母大哥怎会落至此种境地,她拼命逃脱,她的父母大哥为了她而死,她不能,她要保住自己的这条命。

直到后来有两个人的出现。

她躲藏了三天,最终还是被找到了,她才往森林里逃脱,可是,夜素素看着身后的悬崖,眼神冷冷的看着身后的这些人。

“凌子尧,若从来一次,我夜素素绝不会在乌衣小巷将你救治,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就算化成鬼,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我要用你们的命来祭奠我爹爹娘亲大哥的亡魂。”话落,她泛红的眼眸的阴狠的看了他们一眼,转而奋身一跳。

“素素”凌子尧听到她说乌衣小巷,他觉得自己错过什么,他看着她一跃而下,猛地扑上去手一抓,可是手心里一片空,她说什么?当年是她救了他,可是为什么他的信物在嫣儿身上,到底是谁在说谎?他此刻觉得心里有什么在离他而去。

“凌哥哥”陆嫣红心慌的扶起凌子尧,那块玉佩是她捡到的,因为上面有凌字,她知道是皇子的东西,后来她便让自己的丫鬟去夜素素的身边的丫鬟套话,这才知道夜素素救了一个男子,玉佩是男子赠与夜素素的信物。她知道男子应是皇子,这才冒名顶替,她不能让凌哥哥知道。

“嫣儿,为什么夜素素会知道乌衣小巷?”凌子尧凌厉的眼神望向她,眼底的怀疑显而易见。

“凌哥哥,她是听到我曾经说过我在乌衣小巷救过你。”陆嫣红慌张的解释道,她不想失去凌哥哥。

凌子尧没有说话,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眼神复杂,他这次一定要调查清楚,素素,她才是救他的人,陪伴了他三天的女子吗?一想到这个,他便捂紧了自己的心口,大步向前回府。

图片 7

                              终

三年后

夜未央,金碧辉煌的皇宫内,两队人马对峙着。

“三哥,你竟然联合他国造反,以上犯乱。”已经通过自己的力量登上皇位的凌子尧,眼神凌厉的盯着对面兵士中的凌子辰。

“哈哈,六弟,各凭力量,若不是你当年害死将军府一家,此时三哥我也不可能得到他们的力量。”凌子辰一直梦想得到皇位,若不是凌子尧得到那老家伙的心,这皇位绝对是他的。

“素素吗?”凌子尧犹如惊慌般询问道,他当年查清楚后才发现是素素救了她,被陆嫣红顶替了,他只要一想到自己误会了而害死了素素一家,他的心就好痛,他将陆嫣红软禁在府中,也换不回素素。他派人到崖底搜查,却一直没有看到她的尸体,只是一滩血水在地上。他就知道素素没死,一直在寻找着她的踪迹。

“你不配喊我的名字。我说过的,我要用你们的命来祭奠我爹爹娘亲大哥的亡魂。”夜素素冷着脸,,双眸血红,右侧的曼陀罗花在血红的瞳孔下,神秘妖艳,她将手中的陆嫣红首级扔到了凌子尧的面前。

当她跳落山崖醒来后,看到自己的二哥,才知道自己的二哥得知家里的情况,偷偷潜回,当他赶到悬崖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她跳落山崖,二哥则马上往旁边的崖边而下,将她救了回来,因为她伤得太重,使用的药物令她的瞳孔也变红了,直到她恢复好,得知他已经登上了皇位,就与哥哥一起谋划,她要毁了他的江山。

“素素”凌子尧欣喜的看着眼前的冷淡女子,他想只要她活着就好。

“我说了,你没资格喊我的名字。”夜素素眉头一皱,手中的剑已指着他。

“素素,我不知道是你救了我,后来信物在陆嫣红的手上,我以为是她。我错了,我对不起你。我不奢求你的原谅,你杀了我吧,为你的爹爹娘亲哥哥报仇吧。”凌子尧视线不离她,像是想把她的样子紧紧的记住脑海中,永不忘记,若是他那时候清楚的调查,或许不会是这种结果了。

夜素素皱着眉看着他,沉默不言,她下不了手,筹备了三年就是为了杀了他,可是临到头她却发现自己下不了手。

图片 8

“素素”

“阿素”

夜素素看到自己的哥哥与摇夜进来了,她走至她的二哥夜天瑜身边,让她二哥来解决一切事情,她想看到他失去一切或许比要了他的命要好。

摇夜轻轻的将她揽入怀中,他是夜天瑜请至来医治他妹妹的,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惊艳,是他对她的印象,一半明艳,一半妖艳,他觉得他中了毒,她就是那抹他心甘情愿被中的毒。她知道她的情况,知道她因情所伤,抛下自己的一切,只是想一直陪着她,夜天瑜知道他对他妹妹的心意,没有阻止,他知道他也想让妹妹走出情殇。

就这样他陪了她三年,也在慢慢的走进她的心,而她也慢慢在接受他。

“摇夜,我们走吧,这里交给哥哥了。”夜素素闻着摇夜身上的药草味,莫名觉得心里安安的。

摇夜静静的抱着她,轻轻的点了点头,向夜天瑜看了一眼后,揽着她转身离开。

“素素,你还爱我吗?”凌子尧想着她心里还是有他的,可是看着她转身投进他人的怀中,他觉得心里像被什么割了,看到她要离开,眼底带着乞求的看着她问道。

“爱你?真是可笑,我只恨当初救你之时没能杀了你,灭门之仇,不共戴天。”夜素素听到他的言语,脚步不停,神色不变,他害死了自己的家人,她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原谅他。与摇夜慢慢离开,她一点也不想看到那个人,一看到他,她就会想起爹爹娘亲大哥的死。

凌天瑜像被什么抽走了精力一般,瘫坐在龙椅上,任由凌子辰的人将他抓住,一场宫变以凌子辰的胜利缓慢的拉下了帷幕。

图片 9

                        番外

“哥哥,我走了。你要好好保重。”夜素素借着摇夜的手上了马上,转头对着自己的哥哥说道。她与摇夜准备离开这里,相府已经平反,凌子辰登上了皇位,而她的哥哥还有一些事情没有解决完,解决完哥哥就会来找她。听哥哥说凌子尧被软禁在他已经的洛王府,她现在也不想与他有任何纠葛,没能杀了他,他现在的境地也足够了,相信爹爹娘亲大哥会安心的。而她也会重新得到幸福的。

“去吧,哥哥希望你能幸福。”叶天瑜浅笑的看着自己的妹妹。

“天瑜,你放心吧,我会让阿素幸福的。”摇夜握着夜素素的手许下承诺。

“驾驾~”

一匹马上,一对璧人,风尘扬起,迎接他们的只会是幸福。

图片 1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