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心达本,善善恶恶

现实生活中好人与坏人的界限其实并没有那么分明。仁是警察,但是在黑帮中卧底,所以要吸毒打架甚至杀人,而刘虽为黑帮,却也协助破了不少案子。善恶本是双生子,本着善念而行恶与本着恶念而为善其实是一样的,世界永远没有真正的黑白分明。
我一直在想,一个人思想上是一辈子的恶,却一直以伪善的念头行善,这份善究竟是真还是假?而一个人一生思想与行为上都是善,只是在五秒的时间里为恶,这份恶却已造成严重后果,那到底是否值得被原谅?
这个世界到底是黑白分明好,还是黑白不分好?若是黑白分明好,那善者行善是功,恶者行恶还是恶吗?大概我们奢求的还是只白不黑吧,善者为善,恶者也为善。
一个罪犯,为了生存而犯罪,和一个好人为了好事而作恶,区别到底是什么?

 当我还是一个小孩的时候,我的世界观是:天地有正道,人虽有善恶,但善者善报,恶者恶报。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图片 1

   
后来我长大一点,我发现,天地有正道,人也有善恶,但是好人未必长命。坏人也可能过的非常优越,而你,却拿他没办法。

有学僧问峻极禅师:“什么才是修行行善的人?”

 
再后来,听到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的时候,我隐隐觉得:天地虽有正道,但人往往是很多不得已,人善也不全善,人恶也不全恶。善与恶终难定。真正颠覆我这个观念的是那些宣扬善恶观的人,那些引导我向善的人做着苟且之事、唯利是图。那些出现在新闻联播里的人,所作所为令人羞耻。这让我很震惊。就像有人告诉佛教徒,原来佛祖白天清规戒律,晚上偷偷出去喝酒赌博玩女人。也就是说,你发现最该善的人突然是恶人。说实话,这时候看世界就很纠结了,因为没标准可言。在我看来这世界已经不是黑白分明的了,他冒出了很多灰色地带。事情竟然在这块地方模糊不清,那也就可以随意界定,世界观的改变直接导致了我价值观的崩塌。

峻极答道:“担枷戴锁者。”

大概一年前,我终于留意到虚无主义。天地没有正道,善恶没有标准,既然善者未必善报,恶者未必恶报,人们怎么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说真的,也许说出来令人丧气、难以置信,但没办法,该说的还是要说:这世界本就没有什么正道。天地不仁呐,以万物为刍狗。什么意思?天地没有偏好的,不会因为你是好人,你拿个大铁棒站在楼上,雷就不劈你;也不会因为你是坏人,你逛街立马被车撞死。要说天道,这才是天道,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天地无好恶之心,无偏袒之意,无倾向也无价值之概念。如果说,当我知道善恶其实分不清的那一刻,我价值观崩塌成碎块,那么,这时候,我的价值观碎成了渣。因为这个世界让你明白,你的存在仅仅只是存在而已,没有什么意义,更不要妄想追求什么人生的意义。没有真正的人生意义,因为意义都是人自己赋予的。红楼一梦几人醒,好了歌声有谁闻?

学僧又问道:“什么是邪恶为非的人?”

   
难道就这样了吗?这个世界让我明白我仅仅存在着,活着,然后死去就好了。很显然的,问题就来了,我该怎么活着,然后死去?首先,我们人,各自为人,追求自由与欲求的满足;但人也几乎全部是社会人(野人什么的,我不管)。有社会就得有秩序。秩序需要规范来保证。我们知道这世上没有绝对自由,个人的自由也依靠规范来保障。天地如斯,规范(这类似于总的价值观,不论法律还是道德都以它为基石)怎么定
?这个问题是值得我们努力探求的。但最起码应该是多元的。正如费孝通先生的“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峻极答道:“修禅主定者。”

如果你问我理想是什么?我会说:

学僧诚恳地说道:“学僧根机愚昧,禅师的开示,仍很难分明,请禅师用简明易懂的言语开示吧!”

为天地立心

峻极解释道:“所谓恶者,恶不从善。善者,善不从恶。”

为生民立命

学僧如堕云雾中,仍然感到茫然。

为往圣继绝学

过了很久,峻极禅师问学僧道:“懂了吗?”

为万世开太平

学僧如实回答道:“不懂。”

此四句是北宋张载的“横渠四句”。人无心就是冷血无情,天地无心就会失序。
天地本无心,无意识,为它立心就是在世间确立一种价值判断标准,树起一面旗帜,让行动有所趋附。这个心,就是普世的价值,天下大同的美。

峻极很耐心地继续开导:“行恶者无善念。行善者无恶心。所以说,善恶如浮云,无所生也无所灭。”学僧终于言下有悟。

注:

[鼎然浅释]:

心生善,心也生恶。

善恶皆由心所生。

善行者,行善;

恶行者,行恶。

行者是谁?是善吗?非;

是恶吗?也非。

善恶本无常。

犹如浮云,飘荡不定。

只要心存二性分别(善恶,好坏等等),就会永远滋生出诸多的疑惑。当你打开心性的大门,你就会豁然明朗,原来,无所生也无所灭,无非就是心不起二性之念而已。

追寻鼎然足迹,请进入鼎然微信:zjg474    QQ:504235088   
时时关注鼎然最新动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