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身要过得硬活着,十二分钟带你看完电影

吉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电影课作业

人最重要的就是活着……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根据作家余华的《活着》改编而来的由葛优、巩俐和姜武等大腕儿领衔主演的同名电影,关键是我早就想看这部电影而一直没有付诸实践。昨日看到,是我的幸运了。一部根据原著改编而来的影视作品之所以优秀,往往有这么两个因素,一群演技超凡的演员以及导演和编剧的一种忠于原著的精神。当然了,忠于原著也不一定要完全照搬原著的言语和情景,考虑到影视作品会受到拍摄的限制,情有可原,因此这关键是要传达原著作者想要展现的人文精神。众所周知,由四大名著改编而来的四部电视剧,从上世纪80年代到现在,经久不衰,我想大抵也摆脱不了这两个原因吧。电影《活着》,和原著《活着》一样,都很值得一看。下面就由我带领大家重温一下这部经典力作,交流一下我们的电影观后感吧。

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   ——余华《活着》

图片 1

   
《活着》的时间跨度较大,中间铺陈了三个重要的历史背景,它们分别是1949年的国共内战、1958年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化运动和1966年开始的文化大革命。《活着》的主要人物有徐福贵,他的妻子家珍,他们的一双儿女——凤霞和有庆,还有福贵的兄弟——春生等。就这样,一个故事,在如此的大背景下,由这么一帮人,娓娓道来……

  《活着》是由年代国际有限公司1994年出品的剧情片,改编自余华的同名小说,由张艺谋执导,葛优、巩俐等主演。影片以中国内战和新中国成立后历次政治运动为背景,通过男主人公福贵一生的坎坷经历,反映了一代中国人的命运。

故事从20世纪40年代讲起。那时候的徐福贵是个富家少爷,有一位温柔贤惠的妻子家珍和一个可爱的女儿凤霞。他爹给他留有一笔家产,但是这个福贵少爷却是个不知悔改的赌鬼,不论老爷子怎么骂,妻子怎么劝,都无济于事。在赌场里,他用祖上留下来的房子作抵押和龙二赌。这个龙二是个皮影戏班的班主,惦记福贵家的祖宅很久了。和往常一样,这天福贵正在和龙二赌,怀着身孕的家珍来劝他回家,福贵不但不肯还当众叫她滚远点。此时的家珍失望至极,决定离开他。果然,福贵在这一晚输掉了祖宅,也没有本钱继续赌下去了,出赌场时他眼看着家珍抱着女儿离开了他。此时他才有如当头一棒被敲醒。没几日,龙二带着赌场谢老板和几位长者来到福贵家与徐老爷子清算福贵的赌债。老爷子在画完押后说了句“我以为我能死在这”,不料果真应了他的话,被活活气死。此后,穷困潦倒的福贵不得不为生活低下头,和多病的老母亲相依为命。就这样,时间过去一年多,家珍带着刚出生的儿子有庆和凤霞回来了,一家人重新团聚。这时候的福贵也早已没有了少爷的脾气,他决定低头向龙二借钱开间小铺。龙二没借给他钱,而是把他以前的皮影借给他,让他自食其力。往后,福贵坐在戏幕后,开始了唱皮影戏养家糊口的日子。二人的角色就这么戏剧性地互转了。

                     (一)福祸相依

<嗜赌如命的纨绔子弟>

图片 2

   
 在哲学这片汪洋大海中,老子的辩证法思想堪称一绝。一句“福兮祸之所倚,祸兮福之所伏”十分恰当得诠释了生活的真谛,哲学与生活,从来都是密切联系的。

电影开头是福贵与皮影剧团的领班龙二在赌钱,福贵说龙二的皮影剧团戏唱得不好,于是龙二呈奉承状请福贵上去露两嗓。福贵唱皮影戏的时候,龙二与一个手持算盘的老人开始讨论福贵的赌债——“再输一晚上,你那事就成了,这有账”——好像一切都是早有预谋。

然而平静的日子没有继续下去,在一次外出演出时,整个戏班子都被国民党部队抓走,其中有以前在福贵家当长工的春生。此时的时间是1949年,国民党军队溃败之际,被抓壮丁想逃跑是不可能的,这是老全说的。老全是一名士兵,也是他俩的老乡,是专门出来找他兄弟的。在看到尸骸遍野的场景时,福贵和春生第一次产生能活着就好的想法。在老全的帮助下,福贵和春生活了下来,而老全却死了。在共军的冲锋中,他两成了俘虏,为共军唱皮影戏,还得到一份革命证明。解放战争胜利后,福贵回家了,春生参加解放军去了南方。可是当福贵回家后才发现,他娘死了,凤霞也成了哑巴,家珍带着两个孩子干着烧水的苦工作。两人相见,失声痛哭。日子又开始恢复了正常,不久,政府公审龙二,把龙二定为地主和反革命分子,执行枪决。福贵在现场目睹龙二被押至刑场,在听到5声枪响时,吓得尿了裤子。这时候他怕了,只想做个平平常常的老百姓。

   
 影片中,福贵因贪赌将家产全部输给了龙二之后,一时间他的生活完全变了,妻子家珍绝望地带着孩子回了娘家,父亲看着祖辈积攒下的家业就那样随着按下一个红手印儿拱手让人被不孝儿活活气死,母亲也哀伤成疾。徐福贵什么都没有了,他不再是曾经那个风光的大少爷了。也正是从那一刻起,福贵,脱胎换骨。在数九寒天里,他变卖了仅剩的几件家当,为老母亲和自己租下一片容身之地,从此在街上以做小买卖维持生计。当妻子家珍带着一双儿女归来时,福贵欣喜若狂,并向妻子发誓不再赌。他厚着脸皮向赢得自己家业的龙二借钱开商铺,完全没有了昔日大少爷的架子。曾开皮影戏班子的龙二没有借给福贵钱,而是给了福贵一箱皮影的家伙事儿,让他自己组建个戏班子谋生。其实,也是想让曾经的大少爷受受苦罢了。福贵、春生等人开始到各地唱戏,福贵曾是大少爷时登台唱得那部戏从现在的他的口中唱出来,韵味之余透露出丝丝缕缕的凄凉。那日唱戏,恰逢国共内战时国民党的溃败军,福贵和春生被抓去当了壮丁,亲眼目睹了战争的残酷,他们知道死亡每一秒都可能降临到他们身上。春生说:“活着回去!”福贵说:“回去好好活!”还记得福贵被抓时大声喊道“我家里还有老母亲和老婆孩子”,他变了,变得有人性了,“活着”回去是他那时的终极目标。后来,福贵和春生成了共产党军队的俘虏,阴差阳错地又开始了皮影戏的营生。没想到,那时龙二的一箱皮影玩意儿竟也成了福贵的救命法宝。当福贵再回到家中时,差不多就是土地改革时期了。因为福贵为共产党的军队唱过皮影戏,所以回到家里受到镇长的优待。而龙二因得到了福贵家的家产被划成了地主,还因阻碍公家办事被定了个“反革命”,最后被判了死刑。福贵受镇长邀请去了刑场,在杂乱的人群中,龙二的眼神对上了福贵的眼神,龙二张大嘴对着福贵喊了什么,已无从知晓了。福贵远远地听到了五声枪响,被吓得尿了一裤子。他跑着回到了家中,声音颤抖着和家珍说道:“那院儿要不是输给龙二了,那五枪打得就是我。”

回到家,仆人为福贵更衣,这时候凤霞出现了,她的大眼睛闪闪发光,看着福贵笑容甜得像颗糖(这也与后来凤霞因为发烧失去说话能力的悲剧形成鲜明对比),福贵和徐老爷吵了两句便回屋休息。家珍坐在梳妆镜前,妆容精致漂亮,神情却有些沮丧,她委曲求全地对福贵说:“福贵,你以后别去赌了行吗?我什么都不图,就图跟你过个安生日子。”

图片 3

 
 福贵把家败了,看似是祸,却也因祸得福,躲过一劫。龙二得到财富,看似是福,却也因福惹祸,丢掉小命。在人生的长跑中,福祸相依,二者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在福气降临时,要懂得居安思危,有危机意识,珍惜来之不易的福;当灾祸抵达时,要及时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积极面对困难,挺过去就是好样的。不管是福是祸,都是暂时的。记得陈忠实的《白鹿原》中,主人公白嘉轩对他的儿子这样说过:“世事你不经它,你就摸不准它。世事就是两字:福祸。俩字半边一样,半边不一样,就是说,俩字相互牵连着。就好比罗面的箩柜,咣当摇过去是福,咣当摇过来就是祸。所以说你们得明白,凡遇上好事的时光甭张狂,张狂过头了后边就有祸事;凡遇到祸事的时光也甭乱套,忍着受着,哪怕咬着牙也得忍者受着,忍过了受过了好事跟着就来了。”

可是福贵哪里会听家珍的劝,他又去了赌场,这天晚上家珍去赌场找福贵,让他跟自己回家,福贵显=先是哄着家珍让她自己先回去,看家珍还不走,便发狠话——“你这不是给我丢人现眼吗?捣什么乱,快给我出去!”、“出去,滚远点行不行”,众人发笑,家珍很失望地走了。

时间进入1958年,大跃进运动开始,家家户户都要把家里铁制的东西拿到公社去炼钢。就连皮影也差点遭殃,还好福贵提出可以给大家唱皮影戏才保住了皮影。这时候,他们一家过着最平凡的生活,也是最开心幸福的日子。但是上天似乎不曾眷顾这个家庭。儿子有庆因为要去学校参加炼钢以接受区长的检查,在学校的废墙下睡着了,被车撞倒的墙砸死了,而开车的人就是区长。福贵和家珍悲痛欲绝,在给儿子安葬时,区长过来了,这时他两才知道这个区长原来就是春生。即便春生怎么道歉愧疚也没得到他两的原谅。“你欠我们家一条命,你记着”这是家珍反复对春生说的话,而春生也一直记在心里。

                     (二)母性光辉

福贵又输了,这次他输光了所有家底。“福贵少爷,您的账到头了,您不能再玩,您都输光了”、“您是一片瓦、一寸地都没剩下”

转眼60年代到来了,在“破四旧”的时代压力下,福贵的皮影终究没能保住。镇长给凤霞介绍了工人万二喜,万二喜一只腿瘸但人老实忠厚。不久,凤霞和万二喜结婚,一家人第一次照了全家福,只是少了有庆。一天晚上,春生来找福贵,把手里的存折交给福贵,以弥补对有庆这事的愧疚。他说自己的老婆自杀了,自己也被定为走资派,他不想活了。福贵鼓励他挺过去,要活下去,家珍也开始原谅了他,并说了“你还欠我们家一条命,你得好好活着”。

   
巩俐饰演的家珍是当时中国女性的典范,她的言行举止展现了无与伦比的东方美,隐忍、坚强、善良、宽容、聪明在她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当家珍挺着大肚子在赌场找丈夫福贵不让他继续赌钱时却遭到福贵大骂,她绝望了,带着女儿凤霞回了娘家。当家珍得知福贵不再赌了,又带着女儿和刚出生的儿子有庆回到了福贵身边,还戏说有庆叫做“不赌”,她和自己的娘家人闹掰了,带过来的钱不多,却还是悉心照料生病的婆婆。福贵流落期间,家珍成了家中的顶梁柱,送水来养育一双儿女,也将婆婆伺候终老,一个人受了很多委屈。当长大了的有庆因发烧致哑的姐姐被其他小孩欺负替姐姐报仇,那就是将公社的一大碗面和辣子浇在了欺负姐姐的小孩的头上,被父亲暴打了一顿,有庆埋怨父亲,不理父亲,也不愿意看父亲唱皮影戏。而家珍教子有方,她让有庆给正在唱皮影戏的父亲送茶水,实则依有庆的意思弄了一碗酸辣汤。有庆到底还是看到了父亲精彩的皮影戏,还着实整了父亲一回,被父亲在人群中追着跑来跑去。一下子,有庆的气全消了,脸上的笑容别提多灿烂了。家珍了解儿子的脾性,表明自己也不愿意看福贵的皮影戏,和儿子统一战线,替儿子出气,这一切都是为了恢复甚至加深父子情,而她,做到了。在大跃进大炼钢铁时,家家户户都要捐出自家的铁器,且多多益善。福贵家都把做饭的大铁锅捐了出来,镇长已经很满意了。而小小年纪的有庆把父亲的那箱皮影拿了出来,还用小手指了指箱子上的铁钉说“这也是铁”,皮影的支架也是铁。正当镇长让人拆了皮影的时候,家珍灵机一动,因为她知道那箱皮影是福贵最喜欢的东西,她说福贵可以唱皮影戏来提高炼钢工人的积极性,镇长就同意了,立即阻止了对皮影的破坏,成功为丈夫留下了他的心爱之物。那会儿因大炼钢铁,人们劳累过度,都很疲惫。当瞌睡的不成样子的有庆硬是让想争个积极的父亲背去炼钢后,偷偷在院墙脚下睡觉时,被同样很瞌睡的区长(正是福贵那曾梦想着开汽车的好兄弟春生)用汽车撞塌的院墙砸死,一副血淋淋的模样,就那么呈现在了福贵面前。在有庆的墓前,家珍带了有庆那天还没来得及吃的饺子和新煮的饺子,哭着说有庆从小因为自己大清早干活送水就没睡过个饱觉,这下吃饱了就可以好好睡了。她没有埋怨已经很是自责难过的丈夫,而是说“要是当时拦着你父亲不让你去就好了”。但家珍恨春生,把自己心爱的唯一的儿子的命夺走,久久不肯原谅春生。直到春生在文革时期被划成了“走资派”,他的妻子抵不住精神压力自杀了,他也不想活了,在那一夜,面对着门外精神崩溃前来送存折弥补过错的春生,家珍原谅了他,大声说“春生,你记着,你还欠我们家一条命呢,你得好好活!”家珍是个明事理的人,懂得孰轻孰重,很是让人佩服。在经历了儿子的死亡后,女儿凤霞又因产后大出血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那种痛苦,该是多么的沉重,我们真的无从体会了。再后来,家珍、福贵、女婿万二喜带着馒头(凤霞和万二喜的儿子)来到有庆和凤霞的墓前时,家珍在有庆墓前摆了有庆爱吃的饺子,在凤霞墓前摆了馒头每一岁的照片。一句“有庆吃饺子,凤霞看照片”,听的人好心酸。人生难得个圆满,遗憾总是有的。凤霞怀了孩子后,家珍就说过凤霞小时候没拍过照片,所以凤霞以后要给孩子每一周岁时拍一张照片留念,结果,凤霞还是没有机会来完成这个事情了,只能由母亲家珍代劳了。要是凤霞活着,亲自负责这件事,见证孩子的成长,该有多好!

龙二赢了徐家大院便甩手离开,福贵终于意识到自己被人算计了——“你是存心要害我,你”,他不服气,说:“我拿命来跟他赌”,掌柜说:“您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命也就不值钱了。”在那个世道,趋炎附势,金钱至上似乎已经是常态。

图片 4

                    (三)活着真好

福贵无奈的走出赌场,碰见带着凤霞准备离开的家珍,福贵央求家珍别走,可家珍已经对福贵失望了,于是狠心离开,福贵拿着凳子在街上,一遍又一遍带着哭腔无力地说:“没有了,没有了”

时间过去将近一年,凤霞也要生了。医院里都是年轻的护士,大夫都被定为“反动权威分子”关在牛棚了。福贵和家珍不放心,就让万二喜从牛棚里带出妇产科的王大夫。谁知王大夫三天没吃东西,福贵给他买了7个馒头,他一口气全吃了,还给他喝了一大杯水。不一会儿,孩子出生了,在大家都高兴的时候,产妇突然大出血,而没有经验的学生护士们也慌乱了,她们不会处理,这时才想起王大夫。可此时的王大夫已被馒头撑得只剩半条命了,根本帮不上忙。就这样,所有人眼睁睁看着凤霞死去。福贵和家珍再一次悲痛欲绝。

   
 余华的原著《活着》中,最后只剩下徐福贵一人了,而其他人在西方极乐世界都差不多是一家子人了。福贵坐在那里,想着亲人一个个的离去,而如今只剩下自己了。经见了那么多死亡,他都有些麻木了,当然,他也能淡然得应对一切了。戏梦人生,人生如戏。张艺谋导演在电影《活着》中没有安排如此的结局,大概也是想在某种程度上求得一种圆满,给人心理上的安慰,毕竟这更接近于现实,而那个大背景下发生的一切,没有经历过的人,真的很难去想象那些残酷的情景。

福贵长期的赌债以徐家大院作抵押,画押时,徐老爷很平静,说:“欠债总是要还的,我以为,能够死在这院里。”可是画了押后,他还是被气死了。

后来啊,凤霞的儿子馒头也慢慢长大了。在给凤霞上坟的时候,福贵又开始唠叨那天王大夫的事,仿佛就在昨天一样。故事结束于一家人其乐融融在一起吃饭的画面,多么简单朴实又温馨的画面。如果故事继续,我希望这样的画面能一直继续下去,再无不幸和苦难降临。

   
 电影的结尾,福贵把馒头养的小鸡放在皮影箱里。三三两两的对白,“鸡变鹅,鹅变羊,羊变牛。”“那么牛长大了会变成什么呢?”“牛长大了,馒头也该长大了。”“那会儿的日子就好过了。”这时,女婿万二喜端上了馒头和菜,一家人有说有笑地围着桌子吃了起来……剧终!

龙二本是要赶福贵尽快离开的,却说:“要不你先搬着,老太太我给你照顾两天,等你安顿好了再接过去。”——其实,没有谁是绝对的坏人,每个人都有怜悯之心。

图片 5

   
的确,人就得持有一种乐观积极的态度,因为谁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一切都是未知数。而如何正确地用哲学的眼光看待福与祸,处理福与祸,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一路走过去,前途是光明的,我们应该试着畅想未来;道路是曲折的,我们应该学会乘风破浪。一路走过去,经历过的,不管是喜是悲,都将化作一个人的财富,而这个人终将成为一名饱经风霜的老者,他沉稳、淡然、优雅,他就那么从容地活着。活着,真好!因为我们都相信那句话,“只要活着就一定会遇上好事的!”

福贵瘦弱无力,他拖着一车子行李在街上慢慢地走着,众人在旁边围着看,兴许是觉得他可怜,兴许是想看他笑话,兴许是麻木冷漠只是围观。在那之后,福贵靠变卖母亲的首饰为生。下雪了,他在摊前倚靠着石柱子冻得瑟瑟发抖,生活不易。

这部影片以中国内战和新中国成立后历次政治运动为背景,通过男主人公福贵一生的坎坷经历,反映了一代中国人的命运。1994年,该片在第4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上获得了评委会大奖、最佳男演员奖等奖项。导演张艺谋以现实主义手法记录了最真实的年代。动态的镜头和灰蒙的色调以及二胡的凄鸣看似是对一次次的意外不幸的写照,实则是对整个时代下的中国和人的集中刻画。电影名为《活着》,可是贯穿整部影片的却是相继的死去。在那样特定的年代里,活着是人们对麻木与不幸世界最卑微的要求标准了。平凡的幸福和无奈的苦难注定是时代的产物,可即使时代如何荒诞,生活如何不幸,人却依然不放弃活着,用乐观的态度对待每一个苦难。正如原著余华所说“活着的力量来自于忍受,去忍受生活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影片最后,福贵用皮影箱装小鸡,这个承载了命运的箱子,也会承载着新的希望,毕竟牛以后不再是共产主义社会,而是更好的生活。40年,或弹指一挥或沧海桑田,一切都会过去,曾经奢求和放不下的那些随着时光的流逝真的消失了,人类朴素的情感单纯得像个孩子。所以哪有什么荣华富贵,平凡活着才是对生命最好的交代。

图片 6

<团圆后的日子苦中带甜>

图片 7

日子一天天过去,一年后,家珍带着凤霞和儿子有庆回到福贵身边,一家人终于团圆了。最令人动容的还是凤霞那单纯天真的笑容,她拉着福贵的手在街上边跑边笑,福贵一把抱起凤霞就往家跑。

这一刻,电影中的福贵笑得好真诚,家珍笑得很幸福很满足——“过去的事就不提啦,以后好好过日子就行”。福贵准备好好挣钱,养家糊口,他去找龙二帮忙,龙二借给他皮影戏的工具箱,让他搭个戏班子为生,这个情节与开头福贵献唱皮影戏相呼应。

家珍顾家,福贵谋生,他们都努力地生活,过着平凡的日子,苦中带甜,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

<被国民党俘虏,险中求生>

直到国共内战,福贵的平静生活被打破,他像牲畜一样为国民党拉着车子。一个军队的班长要将福贵的皮影箱扔了,福贵说:“这是借人家的,还得还,以后还指着它养家呢。”这时候的福贵形象高大了许多,他没有忘记对别人的承诺,更没有忘记自己的家庭。

战乱频仍,枪弹无眼,福贵在这样的境况下对春生说:“我可得活着回去,老婆孩子比什么都好。”他和春生遇见了老全,老全很照顾他俩,跟他们说,等共产党的军队来了就把手举高,这样就能获救,还给发路费。

老全在战争中死了,福贵和春生遇见了解放军,他们给解放军唱皮影戏。后来,春生参加解放军,开汽车去了,完成了自己的梦想,而福贵也回到家里,见到了妻子儿女,只是他的母亲已经去世,他的女儿凤霞因为发烧烧了七天而变成了哑巴,家珍靠着给人送水养活两个孩子,生活还得继续,他们还要努力活着。

<听党指挥跟党走>

解放后,龙二因千方百计谋到了福贵的田产,被划分为地主,他看到要没收他的房产时不服气,一把火烧掉了那所宅子,之后被定为“反革命破坏罪”,判处枪决。五声枪响让福贵心里充满恐惧,他赶紧跑到家,关上门,对家珍说:“那院房要是不输给龙二,这五枪打的就是我。”他和家珍把参加过革命的证明小心打开,说要裱起来。

作为最底层的普通老百姓,他们不懂政府政策的意义,只知道有人死了,只知道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他们并不贪心,想要的不多,只是在那个年代,能活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1958年大跃进,凤霞长大了,能自己送水了,有庆也长大了。那时候要求大炼钢铁,福贵积极响应党的号召,把家里所有的铁都拿出来了,镇长很满意,令人惊讶的是有庆拿出皮影箱,说皮影上也有铁,福贵家珍表情有些呆滞,大概是因为这是借龙二的吧,也可能是因为这是福贵之前谋生的工具,和春生共同经历生死的凭证吧。

幸运的是,镇长把皮影箱留下来了,说是福贵可以给大家表演皮影戏,鼓励大家认真大炼钢铁。

凤霞长大了,笑容还是那么甜,眼睛里还是有星星,一群小孩子拿弹弓欺负凤霞,有庆听见声音飞快跑过去和他们打架来保护姐姐,后来有庆拿一碗放了很多辣椒的面条倒在了欺负凤霞的小男孩的头上,福贵因为害怕被众人批判拿起鞋子打了有庆。

回到家,家珍和福贵生气,说福贵不应该打有庆,有人欺负凤霞凤霞不能说话,有庆也是为了保护姐姐。这时候懂事的凤霞端着一家人的饭进屋,先是给妈妈,然后递给爸爸,最后给弟弟腾了凳子让他坐下来,一家人开始吃饭。这个画面太过温暖,恨不得电影到这个地方就戛然而止,让一家人就这样一直幸福下去吧,虽然有争吵,但是没有人比他们更亲近。

福贵把想法更多的放在了要听党的指挥,党是不会错的,而家珍则是更在意一家人的生活,更在意孩子们的感受。

福贵背着有庆送他去学校,路上他对有庆说,鸡养大了就变成了鹅,鹅养大了就变成了羊,羊再养大了,就变成了牛啦,牛以后就是共产主义啦,就天天吃饺子,天天吃肉啦。可是有庆就在那天被车撞倒的墙砸死了,被曾经和福贵同生共死的春生撞死了,春生满是愧疚,却也无济于事,家珍和福贵不愿意理害死儿子的凶手,不会原谅。这个情节充分的说明了生活无常,满是意外,也再一次说明了活着有多么不容易,福贵把皮影箱烧了。

六十年代里最让人难忘的就是万二喜和凤霞的爱情了,大概是因为苦难经历得多了,一点点的甜头都能让人笑得合不拢嘴。

春生被划为“走资派”,二喜让福贵和家珍跟春生划清界限,当天晚上,春生来找福贵给他送钱,说他老婆自杀了,他唯一觉得愧疚的就是有庆的事情,把钱给福贵他就觉得不欠什么了。听到这些,从来没有给过春生好脸色的家珍出来对他说:“春生,你记着你欠我们家一条命呢,你得好好活着。”家珍这个角色通情达理,懂事得让人心疼,在生活面前,没有什么矛盾是不能化解的,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凤霞生了一个七斤二两的孩子,救凤霞的教授因为太饿被馒头噎着,不能去动手术,眼睁睁地看着凤霞被红小兵们弄得大出血死亡,意外去世。家珍给孩子起名“馒头”,影片结尾时,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福贵又说小鸡长大以后就变成了鹅,鹅长大了就变成了羊,羊长大了,就变成了牛!牛长大以后馒头就长大了,馒头长大了就不骑牛了,就坐火车,坐飞机,那个时候啊,日子就越来越好!

即便是经历了生活的重重考验,经历了失去一个又一个重要的人,福贵仍然没有放弃对活着的渴求。

《活着》这部电影跨越年代长,有浓重的政治色彩,以黑色幽默式的口吻讲述了福贵由一个嗜赌如命的纨绔子弟到后来认真生活,却在历史的命运中无法掌控自己的生活,只能随波逐流,被历史牵引。不幸和坎坷总是缠绕着他,然而他从没有放弃活下去的信念,从不怨天尤人,并且对生活和未来报着无限美好的希望。

作为一个词语,“
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它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       ——余华

也希望我们所有人都能不被生活打败,活成最好的自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