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塔吉克爵士乐青年,你是的确未有读书数学的天赋吗

这两年萨尔曼在逗逼的路线一去不复返啊,但是又想快速出片,和阿米尔的pk
不一样,明显是赶片子,赶出来的,pk
制作的精细程度远远要强很多,萨尔曼也在50多岁后想改变形象,但是这两年似乎是越有越远,和沙鲁克汗类似,这两年的电影都没了灵魂,看看阿克谢库马尔和罗斯汉吧,在不找到灵魂就真不行了

图片 1

图片 2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影川羽克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来自插画师

萨尔曼站在家门口。 勉征 摄

是最近太忙于琐事而没时间审视自我的缘故,在昨天补了一个长长的午觉之后,我打算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新疆塔县5月24日电每周有一两个晚上,新疆塔吉克族青年萨尔曼会到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县城唯一一家青年旅舍中唱歌。当有人问起他的音乐,他会不无骄傲地告诉对方,自己是新疆帕米尔高原上唯一一位说唱歌手。

所以,在玩了半小时手机之后,我决定打开网易公开课,看一集久违的TED演讲,既然看了,索性记录下来和大家分享。之后,也许会经常分享看过的演讲或者公开课。

塔县位于新疆西南部,海拔4000多米的帕米尔高原上。全县仅有4.1万人口,但因其独特的民俗文化和冰山连绵的自然风光,每年吸引着不少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驻足。

灵魂分割线

图片 3萨尔曼性格开朗,不唱歌的时候,他喜欢和朋友聊天。
勉征 摄

正文:

对于外界来说,塔县的名字既熟悉又遥远,经典老电影《冰山上的来客》让一代代中国人认识了这个地方,电影的主题曲《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被广为传唱。但说到说唱,人们恐怕很难将塔县和这样一种时髦的歌唱形式联系在一起。

演讲标题:考试分数不是教育的目的

25岁的萨尔曼在当地小有名气,无论走到哪里都不时有人向他打招呼。这个身材高大,扎着马尾辫,打扮时髦的青年,并不吝于说起自己的音乐经历。

看到演讲标题的一刹那,觉得莫名可笑。这句话难道不是被国人强调了很多年,却从来只是空中楼阁的理念吗?要是这个理念能有一点落在实处,哪会有那么多碌碌无为、终其一生只能做一枚社会的螺丝钉的成年人?

“我上初一时就开始尝试自己写歌了,很早我就清楚,我不想过按部就班的生活,我想做音乐。”萨尔曼告诉记者,自己很早就喜欢说唱音乐。因为热爱,萨尔曼多年来一直学习音乐,坚持创作。上大一时,他曾尝试用塔吉克语进行创作。

并非对这些人有何偏见,或许几年之后我也会是这样的人。但是,我们的教育没能教会我们的是:成绩只是检验知识掌握程度的衡量标准之一,我们应该关注分数背后没能掌握的知识,而非简单的数字。

萨尔曼喜欢在塔县的青旅和朋友聊天,当有人热情邀请,他也会演唱几首自己的歌。

基于他对可汗学院的观察,萨尔曼可汗(可汗学院创始人)
在演讲中分享了两个方面的内容:

图片 4萨尔曼正在讲述自己的音乐经历,一路上不断有人向他打招呼。
勉征 摄

1、对于技巧的掌握

美国游客霍布斯是一位大学教授,他对萨尔曼的演唱印象深刻。他告诉记者,三十多年前他也曾到访中国,如今再次来到中国,看到一切都日新月异。在塔县能见到这样新鲜的表演形式,他也感到很惊喜:“中国一切都进步太快了。”

2、思维方式的转变

“人生只有一次,我会为了我的梦想继续前进,紧紧抓住它绝不放手……”萨尔曼给记者翻译自己写的歌词,字里行间都充满“正能量”。萨尔曼将自己的作品上传到了网易云音乐电台上,作品在当地颇受年轻人欢迎。

萨尔曼首先提出一个现象:亲戚家的熊孩子们对于数学很头疼。

2014年,萨尔曼租下一间音乐餐厅,举办了一次“个人演唱会”,300张门票不到一周就卖光了,当时还不断有人想要参加。这次成功的经历,是萨尔曼第一次有机会向家人证明自己的选择。

为啥呢?

如今,萨尔曼仍然在坚持写歌,他的作品也受到越来越多人喜爱,甚至有人从北京专门来到塔县看他演唱。萨尔曼接到了越来越多的合作邀约,他的家人也逐渐支持他的选择。

因为他们在学习的过程中积累了越来越多的知识漏洞,所以在上新课的时候,之前的漏洞会阻碍对于新知识的学习。于是,熊孩子们就认为自己不是学数学的料。

萨尔曼对未来有很多设想,他想把新鲜的音乐形式带到家乡,把家乡的民族艺术介绍给全世界。“如果有机会,我要去北京继续发展。”

是不是跟我们很像?

以自己为例,一直觉得我不是学数学和物理的料。但我也曾自问,除了没有天分,有没有其他原因。直到高中毕业,我才想明白(好像太迟了)。

初二开始学物理的时候,物理老师是个没有耐心年轻老师,此君上课草草带过,不求甚解,并且酷爱在讲课时玩挂在腰带上的钥匙。以上种种,导致当时坐在第一排的我上课分心,没听懂的知识也和他一样草草带过。虽然之后遇到的物理老师都是敬业且水平极高讲课风趣的好老师,但初学物理时遭受的挫败和一点点积累的知识漏洞,使我在之后的学习中越来越困难,从而对物理丧失了信心与兴趣(从而沦落为物理学渣)。

萨尔曼提出,就好比建造楼房,你请来包工头,告诉他们两周之内打好地基,两周之后你来验收,看到地基整体还不错,但有一些小问题,你对包工头说:你打的地基我能给你80分。但是不用返工,你们开始建第一层吧,给你们一周时间。一周过去了,你又来验收,这次问题百出,你只给他们打了60分,但工程并没有停。最后,在建到第三层的时候,楼房轰然倒塌。

大概人人都能明白为何楼会倒塌。学习也是如此。我们在规定的时间内,被迫完成规定内容的学习,默认每个人有着相同的掌握进度。然后,用测验来证明我们的掌握程度。有人100分,有人95分,有人80分,还有人不及格。

姑且不论不及格的人,即使是那些考100分的,也有考试中未出现的盲点未掌握,考95的人自不用说,尚有至少5%的知识有漏洞。但学校的教学不给我们喘息或者停下来跟上进度的机会,我们在原来95%乃至更少的基础上,继续新知识的学习。这个循环周而复始,直到有一天,漏洞使先前的知识体系崩塌,于是,我们对一门学科丧失了信心与兴趣。

萨尔曼总结:我们用人为的方式去限制完成某事的时间,肯定会有纰漏,并且我们通过检查也发现了这些纰漏,但却又将错就错。从而使学习过程崩塌。

于是,萨尔曼提出了掌握式学习的概念:

将人为的僵化、限制——何时学习?学多久?学习结果以分数高低划分等级转化为另一种方式,即,学生之间的差异在于用多久和怎么学才能掌握一门学科,最重要的是,学生们真正掌握了知识,而非取得高分。这种方式的好处在于不仅仅能够使大多数学生真正掌握知识,还能培养一种正确的思维方式:如果只考了80分,并不代表他们天生只有80分的水平,知识说明他们还需要在剩下的20分上继续努力,迎难而上。客服学习中的障碍。

看到这里,不禁想起了孔子的“因材施教”,根据学生的秉性和学习特点,施以不同的教学方式。大概好的教育思想都是共通的,但在所谓工业化时代,使学生成为学校教育标准化的产物,达到考上大学的目的显得格外重要。我没有资格去批判这样的教育体制,但我更加赞成萨尔曼的“掌握式学习”和孔子的“因材施教”。

当然,也有人质疑这种思想虽然有道理,实施起来未必可行。学生之间不同的掌握速度需要个性化的教学定制,势必需要一对一的教学和针对性的题目。这样的模式必然难以大面积推广。

于是,基于此,萨尔曼可汗创立了可汗学院,旨在为全世界的人提供高质量的免费学习资源。

可汗学院的好处在于:首先,学生能真正掌握知识,并且养成积极的心态,对学习产生兴趣,能够自主探索(对一门学科的信心太尼玛重要了);而在实际的课堂中,相比于之前学生之间就课程内容的互动,通过可汗学院的学习,他们则能真正产生知识上的交流和思想上的碰撞,从而引发苏格拉底式的对话。

当我们从掌握知识的角度、培养学习动力的角度出发,当我们发现错误时,把这种失败当作学习过程的一部分坦然接受,那真正掌握一门曾经难如妖魔鬼怪的微积分又有何难(话虽如此,我就是对数学木有兴趣,你来打我啊!)。这种思维转变并不是锦上添花,而是将来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

萨尔曼提出一个构想,如下图(原谅我的渣图)

图片 5

原谅渣图

这一构想实现的基础在于:我们借由掌握概念和知识,来激发学生的学习热情,挖掘学生的潜能,以达到“倒三角”的理想状态。

灵魂分割线

这种理想环境听起来着实令人激动不已(为何我想到了共产主义,一定是考研政治余味未散),而我也确实相信,未来社会人类能够达到这种人的潜能被充分发掘,人人都有引以为豪的一技之长的社会。但目前,仅中国大陆地区,为了实现所谓“掌握式学习”,实则是“优生拔高,差生补齐”。各类补习班层出不穷,吸金无数。虽然的确通过这种昂贵的手段获得了成绩的提高,但知识的获得难道不是基于自发自愿自我探索的状态么?以我这枚学渣为例,高中物理经常不及格,课外补习似乎卓有成效,但考试依旧烂得一塌糊涂。我想正是因为此前几年的物理学习中积累的漏洞太多,再想修补或是提高都已经无济于事。

可汗学院的模式在美国获得了巨大的成功,中国此类免费知识平台也逐渐被大众所知,但可汗学院的模式无法被完全复制到中国,免费的网络教育资源取代各类补习班的日子又何时到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