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黑道,微型小说

一直喜欢黑帮片

因为被毒sir安利过来,在周末忍不住去刷下片子,b站就有片源,被弹幕一直刷主角也是雏菊的男主,各种帅之类。然而看到快30分钟后,发现无法入戏,看到进度条,还才开个头,内心表示有点拒绝……

  故事的题目《磨斧剁错》,意思很明确:使用磨得很快的斧头去剁,却剁错了对象。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杀错了人。这一喋血故事,常在夜深人静之时,由一种鸟在林间向人们啼诉。啼声紧促凄凉,发人深省。在民间,关于这一鸟语,还有一段喋血传说。
  相传在古时候,有位继母,对继子很刻薄,经常打骂,不给饭吃。后来她又生了一个儿子,比继子小几岁。两兄弟很好,弟弟经常把妈妈给自己吃的东西分给哥哥,还帮哥哥干活。继母对继子的态度越来越坏,总是想着法子来折磨继子。
  一年春天,继母让兄弟俩上山去种麻子,麻子不出苗不准回家。然后交给兄弟俩一人一袋麻子,交给继子的麻子是炒熟的,交给亲生儿子的麻子是生的,是作为种子的。兄弟俩走在路上,弟弟抓了一把麻子,和哥哥分着吃。生麻子吃起来不香。他又从哥哥的口袋里抓了一把麻子,和哥哥分吃,炒熟的麻子吃起来又油又香。弟弟说:“哥哥,我们把炒熟的麻子吃了,把生麻子种了。”哥哥说:“母亲那里怎么交代?”弟弟说:“母亲给你炒熟的麻子,还说不出苗不让回家,这不是故意难为你吗?我们现在把这些生麻子种了,就能回家。”哥哥想了想,说:“好吧!”兄弟俩在山上种了麻子,过了几天,麻苗出了。他们一块回家。
  继母一计不成,又想出一条毒计。他给自己的亲生儿子做了一个布枕头,给继子做了一个木枕头。晚上睡觉,兄弟俩分睡两头。弟弟心疼哥哥,硬要换枕头。哥哥推不过,就换了。这一夜,继母磨好了斧头,等孩子熟睡,准备剁了继子。半夜时分,继母提着磨好的斧头,摸到床头,摸到木枕头,一斧子就剁了下去。剁了之后,拿来灯看,发现剁了亲生儿子。继母后悔悲伤,时间不长就气急死亡。死后就变成了鸟,将自己的事告诉世人。磨–斧–剁–错!磨–斧–剁–错!
  每当鸟叫的时候,人们都会问:“你听见了吗?磨斧剁错又叫了。”被问的人说:“听到了。害人如害己。”
  
   2013年10月17日写于西安
  

这是朋友推荐的

虽在开头就用极具简单粗暴的形式设下一个坑,男主失手将一位警察推下了楼身亡,身边目睹现场的小弟,开始被他一手黑化……男主因为需要照顾重病卧床的老婆不得不做市长的一只“狗”,为他“清理”各种阻碍,而另一边的检察官也盯上了他,手握他杀害警察的视频证据,要他推翻市长,拿到录音证据……两面相胁的他,无疑是在深陷一个修罗场……

不过有点暴力了……

一切的打斗都是如此的直接、残暴,市长为了演戏,直接将头往刀片上割;小弟为了跟大哥比谁更牛逼直接开车将检察官碾死,反复的碾压与逼真的音效一直在放大这种政治斗争的暴力与手段残忍……

剧情很紧,很过瘾,不过也有点压抑

最后的结尾是装逼的小弟终于死在了大哥手上,终于成功领盒饭……最后的恶人被一枪直中眉心,血浆崩裂慢动作大快人心。结尾的这一场戏,总是让我想起《火锅英雄》,同样封闭的场地,斧头血拼,让人听着就肉疼的剁人音效,最后的了断,一场屠杀……只是这次,没有人能够笑到最后。

确实太tm疯了

总之,7分出头的评分并不过分,人物塑造的情感不够到位,不够生动,情节安排上总有点觉得都有刻画,却不够能入戏。

背景04年,感觉这时候的黑帮头头怎么都有枪了吧。。

最后,当弹幕刷出,朴槿惠闺蜜门事件也能拍出一部很好的政治片,真心忍不住期待!

大哥直接还是斧头,斧头也就算了,还分尸….

© 本文版权归作者 
rainie种了个草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说是悍匪一点不夸张,忒疯狂

出来混都是赚钱,警方算是中间人吧,从中调和,为了就是一方安宁,之前倒也还好,偶尔小矛盾,都能化解。

这大哥上来就是剁剁剁剁剁剁……

演技没的说,超nice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